雪玉清林海 滇缅生死线完结版在线阅读

滇缅生死线

更新时间:

热推历史文小说滇缅生死线描写了主角雪玉清林海的成长故事,非常好看,故事情节精彩,希望作者即雨即处今后能写出更多精彩故事!1942年,中国十万远征军兵败缅北,日军顺势占领腾冲、龙陵、松山等地,控制了中缅交通线,使中国与国际唯一一条通道被封堵。猎人之子为报家仇国恨,扛着一杆猎枪在山中与日军周旋,无意中救出***残兵数十人。因受江水阻挡,溃兵没有撤退之路,不得不留在了龙陵。之后,滇缅运输线出现一支神秘抗日武装,搅的日军鸡犬不宁。在滇西远征军进行大反攻时,这支武装成为了远征军的突击队。残酷的战场吞食了一个个肉体,然而,猎人之子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滇缅生死线》精彩内容

滇缅公路蜿蜒的像一条蛇,在群山中盘上盘上。从空中看下去,蚂蚁一样的人流在上面**,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这是从缅甸退向中国边境的难民和溃兵。行进的潮流中,骡马车,人力车和行人拥挤在一起,把公路占的满满当当,几近于窒息。

一群***溃兵挟在人群中哟喝着让行人避让。立时间,人群出现骚动。一位老伛行动迟缓,被人流挤倒,眼看着就要被乱哄哄的人群踩踏。

这时,雪玉清从一旁挤过来,用身体护住老伛,大声喊叫,使靠近的人流让开。过来的人们紧擦着两人身体远去.

雪玉清刚刚将老伛扶起,一辆军用卡车急迫地鸣着笛向这里驶来。刚刚镇静下来的人群被汽车一冲,顿时又慌乱起来,人群被挤向路两边。靠近公路外侧的十几个人收不住脚,被挤下悬崖。人们开始大声惊叫。

人群中有人叫骂,有人喊停。可是,这辆带篷的军用卡车不管不顾,依然旁若无人地向前驶去,在人群中劈波斩浪,如同行进在河流中劈开的一条水道上,继续快速向前。

一名溃兵骂道:“老子走南闯北,都没见过这么横的家伙,弟兄们,把王八羔子拉下来。”

另一名溃兵说,“追上它,让老子也享受享受坐车滋味。”

溃兵乱纷纷地涌向那辆卡车。

溃兵们本以为路上行人人多,汽车开不快,追上去凭着人多势众狠揍开车的一家伙,如果车上有好的物资,还能发点外财,所以他们才一骨脑地拼命冲了过去。

然而,卡车在人群中并未减速,继续呈飞奔状向前驶去,行人就像决水的堤坝,洪流样跑向两边。瞬间便给汽车让出通道。奔驰的汽车很快便把这群溃兵远远地甩在后面。

溃兵们没能追上汽车,一个个累的气喘嘘嘘,无奈之下,只得朝着汽车后影大骂。

卡车和溃兵离开后,公路上出现了短暂平静,行人恢正常。

雪玉清把老伛的包袱背在自己身上,扶着老人缓慢向前走。

惠通桥西岸,车流、人流潮水样向这里涌来。喧嚣的人喊马嘶声悬在半空,极像是通天的阵雷轰隆隆随之而至。它们漫过西岸桥头,上了桥面,直奔桥东而来。

守卫大桥的十几名***士兵一见,顿时惊慌的不知所措。

惠通桥是中缅边境线上的唯一一座桥梁,也是中国走向国际的唯一一条生命线。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国际社会支持中国的抗战物资,生活必须品都要通过这道交通枢纽运往昆明,然后再分发到中国各地和各个抗日战场。

也正是他的重要,中日两国政府在这条线上展开了一系烈博击。先是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先胜后败,缅甸全境落入日军手中。继尔日军全面落实对中国的围堵,在海上、空中、陆地对中国实行了全面大封锁,尔后,中国仅仅剩下了这道中缅交通线。

现在,日军占领了全缅,这条交通线的使用价值荡然无存,而且还可能成为日军攻入中国本土的又一道缺口。

一间平房内,***守桥连连长同强正在接听电话,在听完电话内的一系列指示后,连说明白。同强刚放下电话,下士成林海边跑了进来,慌慌张张地朝同强喊:

“连长,来了,来了。”

“嚷什么,来了炸桥。”

“不是日本人,是老百姓。”成林海感到是自己没有说清,所以又重复了一遍。

“老百姓,哪来的老百姓?”

同强觉得不可思义。上级指示说,中国远征军溃败后,有一个日军的联队正赶往惠通桥。为了截住日军,不让他们进入中国境内,所以必须尽快炸毁惠通桥。同强刚刚接听的电话,就是催促他立即施行。

“走,看看去。”

同强听成林海说过桥的是老百姓,所以他不能断然下命令炸桥,必须把情况搞清楚再说。如果大桥炸毁,这些百姓就不能回家。别管他们是从哪来的,反正是中国人。如果不是中国人,谁又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往中国跑!即然是自己同胞,就没有理由把他们拒之于国门之外。

同强一边想着,一边和成林海飞快地向大桥跑来。等他们上了桥头,蹬高一望,立时便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叹。

桥面上上塞满了人流。一边是士兵阻成的队伍在强行拦截过来的人群,另一边是愤怒的群众,高喊口号,要求通过大桥。

同强飞快地从高地上跑下,大声叫喊着自己士兵,“让开通道,让他们过去。”

堵截的士兵见同强发话,这才把路让开。人群像溃堤的洪水,锐不可挡地涌向东岸。

同强望着这些衣衫蓝缕,面色蜡黄、疲惫不堪的人们,心内是一阵酸楚。不用问,他们从缅甸过来,一路不知经历过多少艰辛。他们这样急着赶回中国,不就是不想受日本人统治,不想当亡国奴嘛!有这样好的百姓,爱国的人们,自己没有理由不让他们回家。

这时,从平房方向又跑来一名士兵,士兵来到同强跟前,告诉他说,上边质问,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炸桥。

同强交待那名士兵说,去,告诉师部,桥上有百姓通过,没法炸桥。

士兵又朝着平房跑去。

同强一边疏导百姓过桥,一边向桥西张望。桥西人流不断,大批难民继续向这里涌来,行进速同如同老牛。同强这个急啊,如果照这个速度走下去,日军很快便会逼进大桥。如果惠通桥被日军占领,他们再通过这里进攻中国内地,到那时,同强无疑便是中国的罪人,还有可能会被同胞们指责为日奸。所以,同强比谁都要焦急。

正在他心急如焚之时,跑回去的那个士兵再次来到同强面前,报告说,师部命令立即炸桥。否则,拿同强军法从事。

同强知道,这军法从事可不是判几年拉倒,那是掉脑袋,吃枪子。面对这样的命令,同强也***不住了,但他内心还是想让更多的百姓能通过,哪怕再多过来一人也好。同强转过头,看见成林海还站在高处,拿着望远镜朝西边观察,于是问,“发现日军没有。”

“没有。”成林海大声回答。

听到这,同强立即炸桥的决心又有所松动。桥上桥下全都装满了炸药,只要日军一到,就可以炸桥,到那时,一个日军也别想过来。可现在,桥上没有日军,全是中国百姓,自己怎么能把百姓毁于桥上呢!

“等等,再等等”同强抱着侥幸心理继续坚持着。

这时,成林海看见从西岸上驶来一辆军用卡车。于是大声对同强说,“连长,那连驶过来一辆军用卡车。”

“是我们的还是日本人的。”同强大声问。

“是我们的。”成林海回答。因为他的望远镜里看到的是中国车牌号。

“继续观察,”

同强说完,走近正在桥头上准备施实爆破的工兵班长身边说,“我去桥那边看看,你要做好随时炸桥的准备。只要发现情况不对,你有权炸桥,绝不能让一个日本人过来。”

“是”

工兵班长的手始终没有离开爆炸装置手柄。

同强和成林海化装成乞丐,迎着过来的人群逆流西进。当两人走过大桥一半时,那辆军用卡车也驶上了大桥,在桥面上不停地鸣喇叭,冲击着桥上人群。

卡车的霸道行为让同强非常反感,他想过去看看卡车上乘的是什么人,或者拉的是什么物资,为什么这样骄横?

突然,行进的人流凝滞不动了,卡车也被卡在了桥中间,无论它怎样鸣叫,桥上的人也无法让开一条能通行汽车的路,哪怕是一厘米的空隙都不可能。卡车一停,正好给同强去检查留下了时间。

同强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终于挤到了卡车跟前。同强看看开车的人,没有理会,继续转到车箱后。卡车车箱是用帆布苫着的,从外面无法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同强用手掀开一角,外面的光亮迅速照进车箱内。这时他看清,车箱内坐的全是便装的年轻人。同强就想,军用卡车为什么不拉军人而是一群青年,难道他们也是回国的。仔细一想不对,既然不是军人,他们没胆在拥挤的道路上横冲直撞。光看人还不行,我的试试他们,究竟他们是什么人。

让同强有这样想法的,是他看到的一双双眼睛。虽然车上的人没人说话,但从这些凶悍的眼神中,同强意识到这些人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老总,给点吃的吧!”

同强估计车上的人可能是年轻军人,也可能是某种原因让他们不方便穿军装。为了弄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继续假扮乞丐。

由于同强掀开的一角始终没有放下,早就惹恼了车上一人。现在,同强又向他们要食物,他当然更火了,突然从嘴里骂出一句。

“叭嘎”

同现大吃一惊,暗叫不好,车上的是不是什么中国军人,而是日本人。同强装做没有听懂的样子,继续装糊涂。如果他此时突然撩下连帘,必然会引起车上日本人的怀疑,所以他继续纠缠,

“老总,行行好,给点吧!”

骂人的那个人刚想抬手拿什么东西去打同强,忽然,从车外响起一声枪响。

“叭”

查看全文

《滇缅生死线》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岁岁无虞

    1岁岁无虞

    言安| 古言

    我死后,准夫君带着白月光住进府里。因为一句好臭,他为了白月光...

  • 2 尸香借寿

    2尸香借寿

    言安| 恐怖

    我爷是十里八乡的个善人,可他打死了我的七个姐姐。我自小便穿着...

  • 3 闺蜜减肥发毒誓,报应到我身上

    3闺蜜减肥发毒誓,报应到我身上

    言安| 都市

    盛夏,你帮我念一下好不好?”闺蜜两百斤的体重,几乎要将凳子压...

  • 4 极品渣男

    4极品渣男

    言安| 都市

    男友送我的金手链掉色,他坚持说是店家卖假货。当我把拼多多三块...

  • 5 重生之和霸凌者灵魂互换

    5重生之和霸凌者灵魂互换

    言安| 都市

    前世,我被首富千金的女儿苏念念从教学楼天台推下,校园霸凌致死...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