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络唐少雍 苏络跟了唐少雍三年完结版在线阅读

苏络跟了唐少雍三年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苏络唐少雍的小说叫《苏络跟了唐少雍三年》,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萧总?”萧逸洲,方舟集团CEO。年纪轻轻就创立了方洲集团,投资过的项目几乎从来没有失败过。很多人都把萧逸洲和唐少雍并列称为S市冷面双煞。与唐少雍不同,萧逸洲是白手起家。...

《苏络跟了唐少雍三年》精彩内容

唐少雍牵着苏络的手离开了顾家。

他面色阴沉,紧紧握着苏络的手,心底仿佛镀上了一层阴霾。

苏络刚一坐进车里,就突然被人扯进了怀里。

她的脸毫无防备地撞进了男人宽阔坚实的胸膛里,鼻尖忍不住泛起了一丝疼意。

她嘤咛一声,忍不住皱了皱被撞疼的小鼻子。

“老公,你撞疼我了。”

苏络哼唧着将自己的脸从男人怀里缓缓抬起。

唐少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粗暴,抱着苏络的手缓缓松了几分。

但依旧保持着将他揽入怀中的姿势。

“瓷宝,你受委屈了。”

唐少雍小心翼翼地搂着苏络,动作轻柔地抚摸着她柔软的秀发。

唐少雍现在无比后悔。

后悔当时没有立刻解决掉苏家这个麻烦,以至于让苏络受了这么多委屈。

“我没事,我早就说过我的性格吃什么都不吃亏。”苏络笑得没心没肺。

她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在他的侧脸上印下轻轻一吻。

“苏玥欺负过我的,我早就已经还回去了。而且苏玥苦苦守护的东西,于我而言根本一文不值。”

苏络从来没有想过去和苏玥争抢苏父苏母,以及三个哥哥的宠爱。

她得知亲生父母还在世时,确实有过片刻的高兴。

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亲情委曲求全,放弃一切。

“今天出席宴会的有很多记者媒体,那几段音频和转账记录足够苏玥喝一壶的了。”苏络脸上露出一抹浅笑。

那双澄澈分明的眸子里满是狡黠。

唐少雍屈起手指,在苏络的鼻尖上轻轻捏了捏,“就你机灵。”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老婆。”苏络一脸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

唐少雍哑然失笑。

就在这时,车窗忽然被人敲响。

唐少雍和苏络纷纷一怔,同时转头朝着车窗的方向望去。

借着路边的灯光,苏络看清了窗外人的脸。

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慌乱,急忙将自己的脸埋进唐少雍的胸膛里,怎么也不肯抬起来。

唐少雍疑惑地垂下眸子,却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发顶。

他眉心微蹙,抬手打开一旁的车窗。

车窗缓缓降落,一个面容精致气质冷沉的男人正站在车前。

看清对方的脸,唐少雍顿时愣了愣。

“萧总?”

萧逸洲,方舟集团CEO。

年纪轻轻就创立了方洲集团,投资过的项目几乎从来没有失败过。

很多人都把萧逸洲和唐少雍并列称为S市冷面双煞。

与唐少雍不同,萧逸洲是白手起家。

他短短几年就将一家小公司经营成国内知名的跨国集团。

如果说有什么人值得唐少雍钦佩,那萧逸洲的名字绝对在其中。

他疑惑地问道:“萧总有事?”

唐少雍脸上带着淡漠疏离的浅笑,嗓音清冷没有一丝温度。

萧逸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视线转移到唐少雍怀中那小小的一团,眸色幽深。

察觉到萧逸洲的目光,唐少雍忍不住皱起眉。

“萧总如果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祁斌,开车。”

他不着痕迹得将搂着苏络的手缓缓紧了紧,挡住萧逸洲的目光。

“抱歉,是我失礼了。”

萧逸洲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回目光。

“我的车子抛锚了,不知可否搭一下沈总的车?”

唐少雍抿着唇沉思了片刻。

还不等他开口,怀中的苏络就忍不住动了动。

唐少雍清晰地看到,苏络的肩膀瑟缩了一下。

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划过一抹不解,冷声对萧逸洲道:“抱歉,我家小孩不喜欢和陌生人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萧逸洲重新把视线落在苏络的身上。

眸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半晌,萧逸洲缓缓收回视线,对着唐少雍淡然一笑。

“实在抱歉,是我失礼了,不过沈夫人长得和我的一位故人有些相似,想来也是有缘分。”

望着萧逸洲清隽的面庞,唐少雍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人有相似实属正常,萧先生恐怕是认错人了。我家小孩是从乡下来的,恐怕没见过您这样的大人物。”

说完,唐少雍毫不客气地直接关上车窗,吩咐祁斌开车。

很快,一辆黑色的宾利扬长而去。

萧逸洲笔直地站在路边,深邃的眸子直直注视着那辆车子,直到它消失不见。

这时,助理跑过来低声询问道:“萧总,车子已经修好了,您看是回公司还是回家?”

“去公司。”

萧逸洲淡淡地收回目光,沉声对助理吩咐道。

上了车,萧逸洲低声吩咐助理,“去调查一下大小姐最新的踪迹,再去查查苏家最近发生的事。”

助理疑惑地问道:“是今天和顾家定亲的那个苏家?”

萧逸洲低嗯了一声,随后靠在椅背上,缓缓合上了眼,不再开口说话。

另一边。

车子渐渐走远,唐少雍垂眸望向怀里的小东西。

“起来吧,现在已经没人了。”

苏络不情不愿地将自己的脸从唐少雍怀里抬起来,红润的唇角微微嘟起。

“不想解释一下吗?”

苏络:“……”

她轻轻地眨巴一双清澈的眸子,眼底满是无辜。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老公我困了,哎呀头也有点疼,一定是被苏玥气到了。”

“少找借口,你以为我会相信?”

唐少雍屈起手指,轻轻在女孩光洁饱满的额头上敲了几下。

苏络吃痛地捂着自己的额头,杏眸里满是控诉。

“说吧,你和萧逸洲是不是认识?”

唐少雍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在车门上敲打着。

清脆悦耳的敲打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响起,突然增加了一丝沉重感。

苏络紧张地抿了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她灵动的眸子微微转了转,随即道:“你说过不会逼我的,男人说的话果然都不能相信!哼!”

唐少雍被她这副倒打一耙的模样气笑了。

他长臂一伸,将苏络重新揽入自己怀中,然后换了个问法。

“你和萧逸洲认识?”

虽然已经猜测到答案,但唐少雍还是想听苏络亲口告诉他。

苏络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怪不得管家说,你竟然知道方洲集团有那几味珍贵的药。”

这件事一直都是唐少雍心中的疑团。

方洲集团名下虽然有医药公司,但却不可能将珍贵药材公之于众。

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苏络和萧逸洲认识。

之前他一直都不敢确定。

毕竟根据他查到的资料,苏络之前一直生活在山里。

在被接回苏家前,她几乎没有下过山。

苏络心虚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凑到唐少雍面前,用手指轻轻勾着他的小拇指。

“老公我错了,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

苏络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而且如果萧逸洲发现她偷偷下山,一定会把她抓回去的。

“算了,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望着苏络紧皱的眉头,唐少雍无奈妥协。

左右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苏络一直待在自己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宠溺。

没办法。

自己的老婆,只能跪着宠下去。

苏络笑嘻嘻地换了个姿势,直接跨坐在了男人的膝盖上。

如藕节一般白皙纤细的手臂缓缓搂住男人的脖子,仰头吻在他的喉结上。

“老公,你真好!”

唐少雍垂下眸子,漆黑的眼底划过一抹暗芒,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两人的身体此时紧紧贴在一起,几乎没有半点缝隙。

唐少雍能清晰地感受到从女孩身上传来的热度。

“又撩我。”

唐少雍无奈地叹息一声。

苏络歪着头,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她红唇微微勾起,脸上挂着娇艳的笑。

她莹润白皙的指尖轻轻划过男人的喉结,一路向下,最终落在他的胸膛。

唐少雍只觉得浑身燥热,口干舌燥。

心里无端生出一团***,久久不灭。

他勾起女孩娇俏的下巴,吻上了心心念念的唇瓣。

苏络的唇瓣柔软得不像话,唇齿之间满是甜蜜气息,让唐少雍渐渐意乱情迷。

他一手握着苏络纤细柔软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

“你干嘛呀!唔……”

苏络被唐少雍猝不及防地吻住,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男人身上独有的清洌气息扑面而来,将她挟裹其中。

她能清晰地看到男人俊脸上每一寸毛孔,也能感受到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唐少雍才缓缓将苏络松开。

苏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澄澈的眸子狠狠瞪向唐少雍。

“我还没同意你亲我呢!”

她语调温软,像是吴侬软语江南小调。

尾音微微上调,仿佛是无形的钩子,稍不留神就会将人的心勾走。

唐少雍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深邃的眸子注视着怀中勾人夺魄的小妖精,心想自己这次真的栽了。

栽得彻彻底底。

这样美好的苏络,他哪里舍得放开?

唐少雍勾起唇角,指腹轻轻在苏络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上蹭了蹭。

“乖,别勾我,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止步于亲吻。”

被无端控诉的苏络委屈地嘟起唇瓣。

她哪里勾他了?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

然而苏络不知道,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对于唐少雍而言也拥有致命的诱惑。

“都怪你,我的口红都被你吃光了。”苏络拿出小镜子查看了一番轻哼一声。

唐少雍皱起眉,低声道:“怪不得今天的味道有些奇怪,原来是口红……”

“哪里奇怪了!”苏络怒瞪唐少雍。

她此时本就娇媚动人,眼尾微微泛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此时眸底波光流转,潋滟的眸子里泛着醉人的光。

让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唐少雍眸色一深,身体也渐渐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

没有等到回应的苏络好奇地偏过头,就见唐少雍此时正捂着双眼,额角的青筋狠狠暴起,不知在克制着什么。

“老公,你怎么了?”苏络低声问道。

“……没事。”唐少雍嗓音低沉暗哑,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磁性。

苏络担忧地蹙起眉,连忙拉过他的手准备把脉。

然而,她的手在触碰到他手腕的那一刻,忽然被甩开了。

苏络错愕地抬起眸子,就听唐少雍低声呵斥道:“苏络,从我身上下去!”

“你到底怎么了?”苏络不仅没有下去,还特地往前挪了挪。

然而,苏络突然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老公,你身上藏什么东西了吗?有些硌得慌。”她疑惑得眨了眨眼。

“轰……”

一声惊雷在唐少雍脑海中炸开,心脏也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哦,我知道了!”

苏络雀跃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唐少雍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身子猛地一僵。

他心乱如麻,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然而,苏络却半点没有察觉到他的窘迫,脆生生道:“老公,你动情了!”

唐少雍:“……”

唐少雍无奈地苦笑一声。

以前就算有女人***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为所动,可是现在……只是一个简单的吻,他就无法控制心中的野兽。

他的小姑娘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魅力。

唐少雍只觉得,将能够想到的所有美好的词汇全都用在苏络身上都不够。

苏络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唐少雍此刻有多尴尬。

她一把搂住唐少雍的脖子,将自己的面颊埋在他肩头轻轻蹭着。

“老公,需要我帮忙吗?”

唐少雍的心顿时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一般,灼热滚烫。

他疼惜地抚了抚苏络的发顶,道:“我没事。”

他可不希望自己和苏络的第一次是在车里,这样草率对苏络不公平。

“老公,那你忍住呀!还要半小时才到家呢!”

唐少雍:“……”

他额角的青筋狠狠跳动了下,连忙长臂一伸,扣住苏络的腰肢,将她丢到一旁的座椅上。

“坐好,别乱动。”

苏络知道这时候不能刺激对方,连忙闭上了嘴巴。

很快,车子回到了沈家。

车子一停下,唐少雍快步回到了卧室。

管家还刚想打声招呼,就发现唐少雍直接绕开他走了进去。

一个眼风都没有甩给他。

看到苏络从车上下来,管家连忙问道:“夫人,二爷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苏络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二爷身体不舒服?需要请医生过来吗?哎哟瞧我这脑子,夫人您就是医生啊,如果需要我帮忙您尽管提。”

苏络笑着应下,连忙上了楼。

走进卧室苏络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

唐少雍在洗澡。

一想到某种可能性,苏络顿时不厚道地笑了。

担心自己的笑声被人听见,苏络连忙用手捂住嘴。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

苏络拿起手机一看,忍不住皱起了眉。

是一个陌生号码。

但又透着诡异的熟悉。

苏络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想了想,她还是点下了接听。

“喂?”

“苏络你胆子肥了,下山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告诉我。”

一道熟悉的嗓音从听筒里传出,苏络心里猛地“咯噔”一声。

她急忙挂断了电话,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是萧逸洲打来的。

看来萧逸洲已经查到了她下山后发生的事。

苏络忍不住撇了撇嘴,没想到大师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查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就在苏络努力思索对策的时候,***再次响起。

看到熟悉的手机号码,苏络的心顿时一沉。

她忐忑不安地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下了接听。

“喂,大师兄……”

女孩嗓音甜软,透着一丝撒娇意味。

听到熟悉的声音,萧逸洲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替你交代?”

方洲集团顶楼,总裁办公室。

萧逸洲站在落地窗前,一手握着手机,一手端着一个高脚杯。

他的嗓音低沉慵懒,透着一丝说不出的磁性。

但是听在苏络耳中,却犹如魔咒一般。

“大师兄我错了,我不该偷偷跑下山……”

“还有呢?”

“不该这么长时间不联系你。”

苏络委屈巴巴,嗓音里带上了一抹哭腔。

“还有呢?”萧逸洲声线淡漠,语气冷淡。

可是苏络却明白,萧逸洲这是真的生气了。

她委屈地嘟了嘟嘴,在脑海中飞快思索着,“应该没有了吧?”

“呵!苏络你真的长本事了,被苏家人欺负了这么久你都不来找我,还任由苏家将你当成商业筹码,给唐少雍冲喜……你究竟有没有将我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

“不是冲喜,我和唐少雍已经结婚了,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苏络握紧了小拳头,低声反驳道。

“你别转移话题,我说的是这件事吗?”萧逸洲低沉的嗓音里透着几分薄怒。

苏络的肩膀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小声道:“师兄,我之前给你打过电话,但你没有接。”

在苏家人找上门的第一时间,苏络就给萧逸洲打了通电话。

她想让萧逸洲调查一下苏家的背景,以及那份亲子鉴定书的真实性。

可是她打了好几通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后来,她就跟苏家走了,还把手机留在了山上。

萧逸洲被噎了一下,低声解释道:“我当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所以手机关机了。开完会我立刻给你回了电话,可是没有人接。”

“瓷瓷,你下山可以,但为什么不带手机?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担心你吗?”

自从发现苏络失踪后,萧逸洲立刻派人去寻找她的踪迹,差点把整个华夏都翻一个遍。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在顾家的订婚宴上看到苏络。

对方还是以唐少雍妻子的身份出现。

苏络心虚地眨了眨眸子,抿着唇沉默不语。

“大师兄,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我很担心你。”

萧逸洲语气里满是无奈。

苏络咬了下唇畔,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

萧逸洲又道:“是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

“做、做什么呀?”苏络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兴师问罪!”萧逸洲冷笑一声。

苏络撇了撇小嘴,撒娇道:“大师兄,我承认这段时间害你担心了,但是见面就不用了吧?”

“想得美!周末我派人去接你!”

苏络眼皮狠狠一跳,连忙道:“不用!我自己去!我们在你公司附近商场的咖啡馆见面吧。”

挂断电话后,苏络坐在沙发里,狠狠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

唐少雍穿着一身墨蓝色睡袍从里面走出来。

他身形挺大修长,一头乌黑的墨发此时正滴着水,水滴不经意间顺着发梢没入敞开的睡袍里。

哪怕是擦拭头发的动作,也显得格外性感撩人。

苏络顿时眸光一亮。

“老公!”

“嗯?”

男人低沉性感的嗓音微微上挑,透着一丝说不出的磁性诱人。

苏络只觉得自己心尖一颤,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没什么,就是觉得高兴!”

唐少雍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怎么那么喜欢撒娇?”

“那你喜欢吗?”

喜欢这样的我吗?

苏络满心欢喜,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子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喜欢。”唐少雍低声回应道。

他简直爱死了她这副模样。

唐少雍长臂一伸,搂住女孩纤细柔软的腰肢,将她带入自己怀中。

两具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几乎没有半点缝隙。

苏络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仿佛一阵阵鼓点,有节奏地律动着。

“今天晚上出气了没有?”

唐少雍稍稍用力,将人往上一提,用抱小孩的姿势将人抱到了床上。

苏络莫名觉得这个姿势有点羞耻,忍不住悄悄红的脸颊。

她心跳如雷,心口仿佛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来一般。

“出气了。”苏络缓缓垂下眼睫藏起眼底的羞涩,小声咕哝道。

“那就好,我唐少雍的女人只有我一个人能欺负。”

别人想都别想。

唐少雍轻轻拍了拍苏络柔软的发顶。

苏络清晰地感受到男人掌心的温度,忍不住在他手心里蹭了蹭。

唐少雍饶有趣味地望着苏络这副反应,此刻的她像极了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小奶猫。

他缓缓俯下身,在苏络光洁饱满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你从来都不欠苏家的,所以那些人根本就没资格那样对你。你一再对他们忍让,不仅不会让他们心生愧疚,反而只会让他们觉得你怯懦可欺。”

人类的劣根性就是欺软怕硬。

只有你变得足够强大,你身边的坏人才会逐渐减少。

苏络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苏家人确实惯会欺软怕硬。

苏家。

深夜苏家灯火通明,气氛却不如往常那般欢快。

整栋别墅都透着一种诡异的压抑感。

所有佣人都刻意放轻了动作,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怒了苏玥。

今天是苏玥的订婚典礼。

苏玥今天满心欢喜地梳洗打扮,眼底是藏不住的雀跃和兴奋。

在苏家做了好几年工的佣人都知道,苏玥小姐和顾南琛顾少爷感情颇深。

苏玥盼望这场订婚典礼已经盼望了许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

他们所有人也跟着高兴。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苏玥竟然是哭着回来的。

脸上的精致妆容已经花了,看上去白一片黑一片,显得格外诡异。

她眼眶通红,脸色难看至极。

从前向来见不得苏玥受委屈的苏父和苏母都垂头丧气,没有半点要安慰苏玥的心思。

所有佣人都满心疑惑。

但他们毕竟是下人,没有资格过问主人家的事。

“爸妈,我不想活了!姐姐他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苏玥哭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等到苏父苏母和苏翊的安慰。

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你还有脸说!今日这事全都是你惹出来的!现在可好,顾家要和我们苏家解除婚约!你知道这是多大的损失吗?”

一想到失去了和顾家的婚约,苏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苏父虽然疼爱苏玥,但他是个商人,商人最重利益。

如果苏玥这个女儿无法再给他带来任何的商业价值,他一定会像对待苏络那般放弃苏玥。

苏父的怒吼把苏玥吓得不轻。

她的肩膀狠狠瑟缩了一下,望向苏父的眼底满是惊恐。

苏母心疼地拍了拍苏玥的肩膀,低声对苏父说:“你吼什么?看把孩子吓得!这件事怎么能怪玥玥呢?那分明是苏络想要报复我们,不想让玥玥好过!”

听到苏母的维护,苏玥心里的委屈猛地涌上来。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地往下掉。

“妈你相信我,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不知道姐姐要这样诬陷我……”苏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看到苏玥这副模样,苏母心疼得不行。

“我相信你,你可是亲手养大的,你的品行我还不知道吗?”苏母揉了揉苏玥的头发,眼底满是疼惜。

“我看一定是苏络见玥玥嫁给顾家心有不甘,才故意陷害玥玥的。你觉得呢小翊?”

苏翊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面色复杂地望向苏玥。

“玥玥,音频里那些话究竟是不是你说的?”

苏翊虽然不喜欢苏络,但他觉得苏络没必要撒谎。

更没必要在那么大的场合诬陷苏玥。

“我没有!三哥你也不相信我吗?”苏玥眼眶通红,眼底满是委屈。

苏翊唇瓣微张,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苏翊你至于吗?玥玥今天已经够难受了,你还要这样质问她!”苏墨冷声呵斥道。

“我只是想问清楚真相而已。你们有没有想过,苏络在苏家待了足足一个月,她得到过什么?”

苏翊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愣。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父忍不住皱起眉。

“字面上的意思。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苏络一回来就会夺走玥玥的宠爱,抢走玥玥的东西,可是她真的向我们要求过什么吗?”

苏翊冷的扫视着在场所有人,忍不住自嘲一笑。

他自顾自地回答道:“没有,她什么都没要过。因为整个苏家所有人都告诉她,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苏玥的,和她这个真正的亲生女儿无关。”

苏翊的话仿佛一声惊雷,在所有人脑海中炸开。

苏母张了张嘴,心口狠狠一颤。

就连向来面无表情的苏墨,都忍不住抿紧了唇瓣。

查看全文

《苏络跟了唐少雍三年》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1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言安| 现情

    塌方时我和姐姐都被埋废墟底下,我获救了,姐姐却死在最好的年华...

  • 2 听风黎心

    2听风黎心

    言安| 现情

    出门旅游,不慎和父母走散。惊慌失措间,一个一米八八大帅哥把我...

  • 3 听风月归后续

    3听风月归后续

    言安| 穿越

    我穿成饭黏子白月光时,故事已到尾声。团宠小替身虏获了所有人心...

  • 4 白骨杀人案

    4白骨杀人案

    言安| 都市

    十五年前,姐姐被个畜生侵犯,终身只能带着尿袋生活。那个畜生叫...

  • 5 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5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言安| 现情

    我留学回国时,竹马已经成了霸总,正和我的替身打得火热。他妈找...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