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克戾扶川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完结版在线阅读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谢克戾扶川 的小说叫《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本小说的作者是胖哈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奥法炼金+偏西幻的游戏世界《奥术王座》低等贫民窟13区发生了一件命案。木门打开,曾是街遛子的***谢克戾衣衫不整走出低等贱民扶川的房间,要被愤怒众人处死的时候,贵族卫队从天而降。作为贵族私生子,他全身而退。夜深人静时,他抚摸自己的脸,想起她在用了“吞噬卷轴”之前其实叫扶川。而穿越成扶川之前,她是个游戏资源倒卖商。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精彩内容

X5垃圾星的一个荒芜平原沟壑之中,一块突起的尖石上趴伏了一头强壮的铁脊荒原狼,爪牙金属质感,紧抓着石面,它盯着距离它所在七百米开外的两米高城墙,低头嘶吼着。

它的眼里——那城墙内中是一个乱七八糟的镇甸,里面藏着上万块肥肉。

而这个镇甸的后面是X5垃圾星十五座矿场中的一个,里面已经开采了一半进度,每日浓烟滚滚,机械跟人工矿力不断运作,金钱像是一条暗河,不断流入所有者的钱包中,也像是护城河外污水咕噜噜流淌,不断渗入这本就荒凉的区域,荒草都枯萎了,何见娇花。

往上空看,一个悬浮的磁吸塔上悬浮着一些低等LV1的小飞船,它们正在塔上的能源孔中补充能源,上端悬浮的平台有明显不同的悬空建筑体,那是X5垃圾星归属的财团办公处,其管理人员跟高层都住上面。

下面密密麻麻的金属跟泥土建筑塔楼中,到处飘着蒸汽烟雾,往上萦绕成一团团云似的。

午后一点半,一间酒馆后厨中,所见金属含锈,棕红泛着黑的油水从咕咕咕发声的老旧烟机中滴落,热菜出炉,冷酒出仓,外面躁动嬉闹,一股子汗臭脚臭混合着菜味,显得烟火气十足。

十七岁的扶川托着酒盘从繁多的酒客中脱身后,正要去内屋擦手,被一个男子一把拽住,后者伸手摸了下她的脸,她眼底暗色,还未有反应,对方就拉开她的衣领,手指一松,三枚铜币就掉了下去。

雪白细腻夹着钱欲。

扶川看了下对方腰上的三合金勾尾刀跟身上的血腥味,当即腼腆又怯弱道:“谢谢叔叔,您快去喝酒吧。”

对方哈哈一笑,又拍了下她的臀,指着她脖子上的奴隶烙印,“小奴隶,晚上跟哥哥走,卖什么酒……”

接着跟朋友满嘴胡话走了。

扶川进了里屋,撞上十二岁的弟弟过来,后者手里还拿捏着游戏机,鼻涕干巴巴贴着嘴唇,见到她后,一把扑过来要拽走她腰上的铜币袋子,扶川躲开了,后者恼怒,骂骂咧咧,“他们给你钱了,钱拿出来!快点,不然我就跟爸爸说你打我!”

扶川有些怕他,咬咬牙说:“这些钱是要给妈妈收走的,你拿了,我会被打。”

“我管你!”他凶狠,扑过来就要拽走袋子,但扶川不肯给,反而说了一句:“真的,妈妈说最近酒馆生意不好,没钱给哥哥还有我们两个上学,有钱都要给她攒着当学费呢。”

他闻言翻白眼,“你个蠢货,是哥哥那边答案需要走关系,要很多钱,如果考上了,我家就飞黄腾达了。

不过我肯定是可以读书的,你就不一定了……而且妈妈本来很快要有很多钱了,嘿嘿。”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下她身上沾染了一些手印的衣物,满眼轻蔑,像是在盘算什么,但没有明说。

扶川心中一咯噔,却看到对方猛然冲过来……她微侧身,但袋子还是被少年抢走了。

铿锵!

身边烧水的茶壶落地碎裂,外面柜台的老板娘麦莉夫人闻声跑进来,看到眼前一幕后,面上闪过恼怒,手臂下意识抬起。但很快落下了,骂了儿子两句,后者笑着跑了。

“没事吧,手被烫伤了?快去打理下!!快去快去!”

麦莉夫人没有骂扶川,扶川却是一副惊恐欲哭的样子。

“干嘛呢,搞得我虐待你一样,炖了肉汤,中午喝点,过段时间就开学了,等着让你读书呢,走走走,忙着呢。”

“真的?谢谢妈妈。”

麦莉夫人出去了。

喜不自胜的扶川转过身,擦了下眼角,脸上没了笑,回到了自己在后院的杂物间小屋里,拿出了药膏涂抹手背,一边打开小天窗往外看,很快看到酒馆外面的街道有几个人在抽烟溜达,绕着酒馆不断来回。

她拉上小窗子,坐回冰冷的铁床板,擦好后,她拉开抽屉,把药膏放回去,搬开了柜子,后面的墙内凹槽里有一堆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剩余的药草跟矿石材料,甚至还有充电的小炉子。

她蹲在那摆弄着。

各种药水按照一定顺序跟不同的剂量调配好。

而后她拿起自制的三种凶兽硬毛制作而成的毛笔,沾了药水,在药草纤维制作而成的粗糙纸面开始描绘……

描到一半,血腥而残忍的图腾即将形成……

嘶嘶嘶,纸面突然自动燃烧起来,释放出浓烈的气味,她赶紧撒上克制属性的面粉水扑灭,她的脸色很白,手指还在抖。

看得出紧张又失望。

看过去,材料只剩下了单薄一点点。

因为前面的跟这一次一样,全部失败了。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

没多久,到了午餐的点,她被麦莉夫人喊下去喝肉汤。

锅里油花飘着,单独盛出来的一碗递到了她面前,扶川很顺从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接过来。

她长这么大没吃过肉呢。

妈妈为什么忽然对她这么好?

——

吃完午饭后,老板娘麦莉夫人正在柜台后从酒桶里面接酒,帘子掀开,五大三粗荒野嫖客踩着牛皮角靴走进,忽抬手拍在其臀部,啪一下!

肥臀颤颠,她转过身来,含嗔似怨,拍打着对方手臂亲密咒骂对方,对方感受着对方胸部在手臂上的挤压,笑眯眯扔下一大袋子铜币,粗狂的络腮胡下张嘴就说:

“肥臀麦莉,几天不见,你越来越性感了,我想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跟你的女儿扶川有关,你愿意跟我谈吗?”

一群醉醺醺的贫民区讨生活的汉子们一听到这个名字酒拍打桌子叫喊着要扶川出来。

“该死的麦莉,把扶川藏起来了。”

“哦,你们昨天摸到扶川了,我没有,我的手射杀荒原狼都没有力气了。”

“MD,谢克戾那混账之前还摸她胸了……”

“该死的谢克戾!”

“骂他做什么,有本事去打他啊,他可比你人多,嘿嘿!谢克戾这混帐有钱!”

麦莉夫人眼底微闪,一脸正气,埋怨道他们想欺负自己女儿,一边说;

“扶川啊,她身体不好,病了呢,改天再出来……酒是谁的?该死的!先把钱给我!”

外面吵闹,后面小隔间之中,麦莉夫人的丈夫拨动了下稀疏的头发,两眼冒着绿光,正在一枚一枚数着铜币,眼前还有一小堆。

而在酒馆的后院杂物间门口,两个地痞正在喝酒,时不时把耳朵贴着门,当听到里面传出女子被捂着嘴把时发出的呜呜声,两人眼睛都红了,耸动了下腰肢,恨不得穿过门代替里面的人。

也不知多久,两人眼巴巴忍着回去喝酒的时候,酒水刚喝到一半,屋内忽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接着……

屋内传出浓烈的爆炸火光……

两人吓得跌落椅子。

动静大到整个酒馆的人都听见了,附近本就挨着近的街道摊贩以及店铺人员都听到了动静,许多人跑过去,只发现杂物间小屋屋内已经被火光吞没。

但木门忽然打开,一个衣衫不整的十七八少年跑了出来,也就堪堪穿个裤子,上半身光裸着,胸口还有抓挠血痕,这副鬼样子谁看不出来,在场的人顿时哗然,而有人留意到了一件事。

“扶川呢?!”

“扶川在里面?!”

混乱中,谢克戾被人包围住,有人开始救火,赶来的人群中,一个英俊的少年大喊着扶川的名字,跟着众人一起疯狂救火。

等大火被破灭,木屋早已摇摇欲坠,众人看着被烧焦的女尸,一时气氛肃然。

可怜吗?

有些人是觉得可怜的,尤其是长期生活在这里,知晓一些内情的人,来回看看那木屋。

看看谢克戾等人,再看看表情跟眼神都很古怪的麦莉夫妻,一些人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但在X5垃圾星贫民区,最不需要的就是善良。

如果有需要它的时候,那就说明它可以带来利益。

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不知是谁的头,叫喊着要杀死谢克戾。

“杀了他!”

“这个罪犯,杀了他!”

“他违反了我们X5星球的规则,他害死了一个女孩!”

群情激愤,看着都像是要为扶川讨回公道,谢克戾跟俩同伙都被包围起来,逃都逃不掉,混乱中,有人趁机去拽他的裤兜,想要从里面掏出钱币来,结果被他猛然扣住手腕,抬头就瞧见谢克戾犀利冷漠的眼神,这人一惊,心里倏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谢克戾什么时候这么有气势了,难道是死到临头才变了?

危急时刻,谢克戾身边的俩同伙直接跪下来求饶,哭喊着说是谢克戾逼着自己过来的,谢克戾完了,那么按照X5区的规定,他如果死了,他的财产……

众人变得特别亢奋,恨不得现在就把谢克戾处死。

“监察队来人了!快让开!”

惊恐中,几头雄壮的棕猫贝鲁克熊喘着粗气从镇甸关口出跑来,三米高的熊脖上头骑坐着几……

个军甲守卫,手握鲨鱼齿壳外表的破甲枪枪口放射出的蓝光点锁定了谢克戾的眉心跟心脏。

人群中一片寂静。

谢克戾明显有些紧张,头渗出冷汗,在惊恐中松开那个人的手腕,目光扫过周边区域,思索着什么,在监察队队长要下令击杀之前,忽咬咬牙,喊道:“我愿意……”

他正要说愿意付出所有财产来保全自己,按照法规是可以这样的。

然而这话还没说完。

“住手!”

街道那头忽然窜出凌厉沉闷的铁蹄疾奔声,浩浩荡荡又激励猛烈,众人转头看去,尘烟滚滚中,在金属灯光跟锈迹斑斑的老旧建筑体夹掩的街道上,这几个穿着黑甲的护卫骑着机械合金马类坐骑赶到了,速度极快,几乎众人刚看到他们在尘烟中出现在街道那头。

没一会,他们就被这些机械马带到了跟前。

每个人都戴着面具。

“是青铜集团旗下的机械系战马,看它们马头上的金属壳暗金色,我记得编号应该是JK134款,我的天,一匹得价值10绿币吧,也就是十万铜币,天呐,我们干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这些人是谁?难道是上面的公司有人下来了?”

议论纷纷中,这些人到了跟前后,面对监察队的人,其中的领袖直接扔了一个传讯器给队长,队长狐疑,那了传讯器接听,当听到里面来自上部公司的命令后,他很错愕,但也立刻服从了。

“既然谢克戾是身份特殊的重要客人,那就不用按照这里的规定处理。不必被处死,不必被分割财产,虽然他侵犯女性并杀了人……”

队长还没说完,对方领袖就打断了他,淡淡道:“死者是个奴隶,也并不是自由人酒馆主人的亲生孩子,奴隶不享有生命权。何况人都死了,谁知道她是不是自愿的。所以这个罪名本身就不成立,跟他的身份无关。”

他也没说自己等人是什么身份,谢克戾又是什么身份。反正他态度摆出来,很强势,队长咬咬牙,也只能放过这次瓜分谢克戾财产的机会。

那领袖看向谢克戾,后者露出迷茫又惊恐的表情,然后听到前者说:“跟我们走。”

不容拒绝。

而后众人只能看着他们扬长而去,迷茫中纷……

纷猜测起来,一个少年隐在人群里,神色有些古怪,但很快隐入黑暗中。

——

骑兵停在了镇中最好的房子前面,这是一栋七层的楼房,有些年头了。

但因为里面住满了矿工而稳定收取房租,让谢克戾成了名副其实的街溜子,每天吃喝不愁,四处惹是生非,欺辱了不少穷苦姑娘。但他用钱招揽了一群地痞流氓,寻常人也不敢招惹他。

但他屡屡光明正大揩油被誉为镇花的扶川,这让他成了那些刀口舔血的镖客们嫉妒厌恶的对象。

因为他们不敢乱来,怕被公司旗下的监察队抓住机会罚款。

此时,谢克戾战战兢兢下了JK134战马,把人带进了屋子。

“你母亲的遗物在哪?”

“遗物?什么遗物?都在这了,诸位大人,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这人虽然长得还算清秀,但气质流氓,活脱脱有几分獐头鼠目的猥琐感,领袖看了他一眼,没回答,而是跟其他人一起翻找起来。

谢克戾害怕极了,不敢阻止,甚至躲进了已经被翻了个彻底的洗手间。

洗手间内,连马桶盖都被掀开了,谢克戾一关上门,表情就变了。

他看了一眼马桶盖,再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伸手抚摸这有些粗糙的皮肤跟男性的棱角,他不由皱眉。

做男人虽然享有世俗很多权力跟便利,但他还是很不适应。

若非形势险峻,一穿过来就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权力的奴隶养女,而且还被人盯上了……她宁愿当扶川。

虽然扶川也不是她自己的身份。

“游戏资源倒卖商当得好好的,眼看着明年就能买上海景房了,这搞的……穿越姿势都这么烂。”她十分无奈,但很快表情一变,低了头,嘴巴一张。

一口血吐了出来。

吞噬卷轴的反噬来了。

该死,改版低配的半成品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正要擦拭血迹,砰!

门忽然被一把推开。

惊愕的她转头,直接跟领袖锐利的目光对上了。

她看到他的手指上正有一个手势——标准版兰花指,指尖散发着淡淡的绿光,它扯动了空气里的气息……

她看不到的,人家直接提取了,而且双眼有一层淡淡的绿色薄膜,好像隔着一层滤镜。

瞬间顿悟——他捕捉到了她血液的气息。

扶川内心忽然有种焦躁:游戏世界是完美真实的?

不管是道具装备地界乃至世界背景文明,现在连游戏的主修炼体系奥术都完美呈现。

这多可怕,哪怕来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奥术王座》游戏里。

但是,她现在是暴露了吗?!

查看全文

《大奥术师她今天赚钱了吗》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岁岁无虞

    1岁岁无虞

    言安| 古言

    我死后,准夫君带着白月光住进府里。因为一句好臭,他为了白月光...

  • 2 尸香借寿

    2尸香借寿

    言安| 恐怖

    我爷是十里八乡的个善人,可他打死了我的七个姐姐。我自小便穿着...

  • 3 闺蜜减肥发毒誓,报应到我身上

    3闺蜜减肥发毒誓,报应到我身上

    言安| 都市

    盛夏,你帮我念一下好不好?”闺蜜两百斤的体重,几乎要将凳子压...

  • 4 极品渣男

    4极品渣男

    言安| 都市

    男友送我的金手链掉色,他坚持说是店家卖假货。当我把拼多多三块...

  • 5 重生之和霸凌者灵魂互换

    5重生之和霸凌者灵魂互换

    言安| 都市

    前世,我被首富千金的女儿苏念念从教学楼天台推下,校园霸凌致死...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