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亚拉托提普 奈亚拉托提普完结版在线阅读

奈亚拉托提普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奈亚拉托提普的小说叫《奈亚拉托提普》,本小说的作者是打结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很难形容阿卡姆市的这条街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高耸的危房遮天蔽日,狭***仄的小路总是积着腥臭的积水,没有一天是干的。小路的青石砖上布满苔藓,每到夏天这里都闷热异常,湿得人像是呆在鱼缸,难以呼吸。这里的人,无论男女都是那么的麻木。腐朽肮脏的男人们来这里麻木地寻欢作乐,对生活绝望了的女人们麻木地出卖自己的灵魂。这里每天晚上都会传出痛苦的哀嚎,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其他在这里对生活的人对此也毫不在意,习以为常。我觉得,每多呆一天我就会离疯更近一步。幸亏我会弹点儿钢琴,能在这里以弹唱为生,不然我甚至都无法在这样的地方养活我自己。可悲的人生。

《奈亚拉托提普》精彩内容

在这个潮湿腥臭的城市,独自谋生的我偶遇了一个男人。

*

我很难形容阿卡姆市的这条街道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高耸的危房遮天蔽日,狭***仄的小路总是积着腥臭的积水,没有一天是干的。

小路的青石砖上布满苔藓,每到夏天这里都闷热异常,湿得人像是呆在鱼缸,难以呼吸。

这里的人,无论男女都是那么的麻木。

腐朽肮脏的男人们来这里麻木地寻欢作乐,对生活绝望了的女人们麻木地出卖自己的灵魂。

这里每天晚上都会传出痛苦的哀嚎,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其他在这里对生活的人对此也毫不在意,习以为常。

我觉得,每多呆一天我就会离疯更近一步。

幸亏我会弹点儿钢琴,能在这里以弹唱为生,不然我甚至都无法在这样的地方养活我自己。

可悲的人生。

但我依旧住不起明亮宽敞的单间,破败的酒馆是我唯一承担得起的住所。

我住在这里已经半个月,虽然位于阁楼的位置,但这里的窗户却被封死,白天连光线都透不进来,对于我来说,闻到潮湿难闻的空气都是一种奢望。

房间的隔音差得很,每天晚上都有难以入耳的噪音让我无法入眠。

即便入睡了,我也睡得很不安稳。

只要有人走动,朽木就会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嘎吱——”

我拖着不适的身体下了床,地板便因为我的驻足而弯曲变形,将原本的缝隙扭曲得更大了一些,甚至能让我看得清楼下的那个佝偻着脊背的古怪老妇,正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朝着一个方向朝拜。

……

我的停下动作,难得燃起的好奇心鬼使神差般地驱使我弯下脊背,将眼睛靠近地板上的缝隙。

孔洞之中,老妇人突然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嘴里念着古怪的话语,浑身颤抖着举起双手,带着肉块的丑陋的脸展露在我的视线中,神情是极度的兴奋和震颤,像是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伟大即将出世。

“噗通噗通——”

我不知道我此时究竟是怎么了,心脏突然快速地跳动起来,就像是我即将触碰到什么危险的边缘,就好像被所有恶臭包裹着驱使我远离,但偏偏我就是无法做到这一点。

刺耳的鼓噪从悠远的地方响起,我觉得有些耳鸣和头晕,但应该是我跪在地上往下看的缘故。

老妇无神且暗淡无光的瞳孔不停地转动着,快得不像是一个人类应该能做出的动作。

我忽然屏住呼吸,莫名的恐惧蔓延全身,告诉我应该立刻逃离,至少也不应该再继续看下去。

但就在此时!

又是一声“嘎吱——”

木地板颤动着尖叫。

老妇浑浊的视线猛地聚集,仿佛她在昏暗的天花板中,找到了隐藏在其中的一只充满着好奇的眼睛。

我的眼睛。

浑身发麻的我吓得立刻跳了起来,朝着空洞的反方向快速后退,并没有察觉到冷汗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浸湿了我的衣领。

我靠在墙边,呼吸像是抽噎般不顺畅地喘息,浑身颤抖地抱住了自己的小腿,不愿意回想刚才我看见的那一幕。

那用语言很难描述,毕竟不过只是那位老妇发现了自己,并朝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疯狂可怖的微笑而已。

但……就在她朝我微笑的一瞬间,耳中不知从哪儿来的噪音突然诡异起来,嘶哑锐利地呼啸着,绝对不像是正常世界中能发出的响声。

不仅如此,那个老妇原本还可以用丑陋来形容的脸变得扭曲而畸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不适的身体和令人眩晕的动作让我看到了幻觉,但她的眼睛忽然发出了诡异的紫光,就好像……

就好像她盯上我了一般。

*

冷静过后,我颤抖着拿起矮桌上被我拿来记录乐谱的纸张,胡乱的将那个空洞堵上,安慰着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要睡个好觉。

毕竟,这怎么可能呢?

我一向是一个无神论者,即便我的物质因为亲人的死去而匮乏,但我的精神很富有,至少我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明身上。

虽然这里一直流传着女巫的传说,还有很多诡异的传言,但是这里的人并没有声称自己真的见到过,也从来没有怪事发生在我身上。

如果那位老妇真的会伤害我,那我也会睚眦必报,像以前我做过的一样。

想到这里,我缓缓松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我还要在酒馆卖唱,即便我的身体不好,但我更不能失去这个赚取收入的办法。

这里的老苏珊人非常好,不仅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而且还三番两次地在暗中帮助我,远离那些浑身泛着酒臭带着恶意的男人们。

说实话,如果没有她,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沦落到什么地步。

我从十岁之后,碰到男人就会觉得生理性地恶心,这让我失去了很多更好更光明的工作机会,只能被迫来到这里,这个不介意我唱着唱着就会因为触碰而呕吐的地方。

毕竟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不懂音乐的酒鬼罢了。

……

昏暗恶臭的酒馆内,空气浑浊,我忍耐着,一边用戴着手套的双手弹着钢琴一边唱着阿卡姆地区传统的美妙小调。

其实戴手套非常影响钢琴的演奏,但和之前一样……这里的人并不在乎。

往常的时候,偶尔会有酒鬼走过来调笑我、戏弄我甚至对我动手动脚。

一般情况下我会无视,如果有人碰到我露出来的地方,我会立刻用带着手套的手用力朝对方的脸打过去,然后朝他们吐一身。

并以此为借口,说刚刚那巴掌只是自己好意想让他们离开而已。

大多数人因为被呕吐物弄脏,又醉醺醺的,顾不上和我计较。

可是今天……一切都好像非常的奇怪。

一个与黑暗融合在一起的削瘦男人坐在酒馆的中央,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虽然并没有改变这里长久的难闻气味,但他的出现竟然让这里的整个气氛变得凝滞古怪起来。

好斗贪色的男人们乖乖地坐在吧台或者桌子上喝酒、欣赏音乐,并时不时将敬畏的目光放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就差要将全身匍匐在地上朝他尊敬地跪拜了。

我却感到很高兴,也没兴趣打量这些,因为那个古怪男人的出现,胜利就在眼前——还有最后几个小节,我终于能顺利地弹奏完这首曲子了。

“铮——”

但正当我今天会变得十分顺利时,我却察觉到我的身体却逐渐变得沉重,眼前的画面开始浑浊模糊,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开始我还想忍一忍,可是后来,我的脊背上像是担有千斤重,不和谐的音接连从钢琴中突然响起,麻木的手指也变得无法控制,像是被隐藏的细线控制了一般。

惊得我立刻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老苏珊皱着眉头问道。

“……”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低下头看着握紧又松开的手。

心下慌乱,但脸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没什么。”

目光终于不着痕迹地扫过那个坐在中间的怪异男人,我发现他同样穿这一身漆黑的袍子,和之前的老妇一样。

但却和老妇不同,他长得很英俊,脸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而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我,像之前那个老妇的眼神一样。

查看全文

《奈亚拉托提普》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1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言安| 现情

    塌方时我和姐姐都被埋废墟底下,我获救了,姐姐却死在最好的年华...

  • 2 听风黎心

    2听风黎心

    言安| 现情

    出门旅游,不慎和父母走散。惊慌失措间,一个一米八八大帅哥把我...

  • 3 听风月归后续

    3听风月归后续

    言安| 穿越

    我穿成饭黏子白月光时,故事已到尾声。团宠小替身虏获了所有人心...

  • 4 白骨杀人案

    4白骨杀人案

    言安| 都市

    十五年前,姐姐被个畜生侵犯,终身只能带着尿袋生活。那个畜生叫...

  • 5 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5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言安| 现情

    我留学回国时,竹马已经成了霸总,正和我的替身打得火热。他妈找...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