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完结版在线阅读

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的小说叫《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本小说的作者是羞月牙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晚巴黎下着雪,白绒流落街头,穷得叮当响。针织裙口袋破了洞,最后一枚硬币掉在地上。她的膝盖磕伤了,弯不下腰。还好,一位好心的绅士路过,替她捡起了硬币。这是白绒对Navarre的第一印象:温和优雅、风度翩翩,褐色眼眸纯净得像融化后的雪。……世上还是有好人的!白绒红了眼,吸吸泛酸的鼻头,正要伸手去接硬币——绅士却收回手,对她平静而礼貌地笑道:“抱歉,小姐,这是我的。”白绒:……?!

《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精彩内容

睡懒觉是世上最好的事。

至于别的……

过去半年,白绒为葡萄酒消费了一万欧元。

她爱吃葡萄,更爱喝葡萄酒,现在,本人已经快变成一颗葡萄了,只要裹上厚厚的毛衣、羊绒大衣出门,圆滚滚的,在街头误撞一个行人,搞不好会一发不可收拾地滚动起来。当然,这只是朋友黎卉的玩笑。白绒不胖,自病愈后就胖不起来,而且越来越消瘦。

不长肉是她的幸运,却是她母亲的困惑:“我的钱到底去哪里了?”

“妈妈,我也想问。”

课余时间,白绒在管弦乐团演出挣到的收入都用在了品尝法国美酒上。她以为,生活就该是这样的,混一天算一天,享乐主义至上,直到,市中心租住的房子被小偷洗劫一空。

她恨巴黎的小偷。

看来,不仅逛香榭丽舍大街不安全,连睡在家中也危险。天知道一个小偷怎么能在房主住家的夜里,从房主眼皮子底下——搬走所有东西的?

白绒被烟雾呛醒时,全部家当已不翼而飞。该死的小偷,临走前还抽了一根烟,烟头沾着窗帘烧起来,室内满目苍夷。这会白绒不仅没有一分钱现金,还倒欠房东一笔钱。

被迫撤租前,白绒恳求房东多宽限几天赔钱时间,但被狠心的法国老太太拒绝了。当她解释“我是因为犯了病才招致这种事,我也很冤枉”,房东质问“你犯的什么怪病会让小偷从你身边把家偷空”,她又无法说出口。

白绒也没跟家里人提及这件事。要是让父母知道,一定担心她,搞不好叫她立马回国去复诊,她才不愿意折腾。

妈妈在越洋电话那头叹口气,问:“一点钱也没有啦?”

“是的,是我花掉太多。”

“绒绒,妈妈猜,吃、喝、睡是不是你人生最重要的十件事之三……”

“妈妈,大胆一点,就是最重要的三件事。”

“……”

——讨生活费有千种方式。

白绒在电话里跟爸爸妈妈诚恳道了歉,撒个娇,就免受责备了。嗯,这倒在预料之中。自从去年出事后,父母就对她百般包容。

*

其实在打这通越洋电话前一天,白绒还在撑着不联系父母,等朋友黎卉接去黎家暂住。

二月,白雪自云间簌簌抖落,一片片叠在奶酪色系的老建筑上,厚如棉被。世间几乎是静止的,唯有塞纳河水在缓缓流淌,显得悠闲而惬意。

午后忽然放晴,公园与广场人满为患。这种天气,看似风和日丽,但冬风将人脸刮得酸疼极了。街上,一个中国少女从银行里走出来,她刚在这里办理完了挂失业务。

此前,白绒报了案,但她知道这是没什么用的。她裹紧了棕色大衣,揽着肩上的小提琴盒背带,从雪化后的水洼边跳过去。

走路可真累啊,白绒想。

什么时候,人类能发明一种代步工具呢?去哪里都可踩着前行那种,从此解放双腿,不必再走路。

哎,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不能说出来,让妈妈知道,又该数落她是懒熊了。

走了许久,她终于来到跟黎卉约定的地点——某栋饭店楼背后的步行街,前方近日在修路,没有行人。她找到一间标注“今日不营业”的面包店,在门口长椅上坐下来,准确说,是半躺下来。能躺何必坐。

学校就在附近,今天下午她有一节课程,现在忙完,按理说应该去上杜蒙教授的课。可发生了这样悲惨的事,何不逃掉一节课呢?

杜蒙女士会谅解她的吧。

谁愿意逼一个倒霉虫呢。

未营业的面包店竟莫名散发着法棍的香气,这让还没吃过午饭的白绒不禁咽了咽口水。她叹口气,从外衣口袋中摸出最后一盒LU黑巧克力曲奇,“就在这里等卉卉接我吧。”

旁边台阶上,稀疏坐着晒太阳的法国老头老太太,一派慵懒景象。白绒啃着曲奇,心想,该感谢小偷吗?至少没偷走她的小提琴。这好歹是一把来自十九世纪的琴啊,真是眼瞎。

当然,也有可能是昨晚她抱着琴盒睡的原因。

白绒感觉自己大概有点轻微感冒,浑身乏力。她躺了一会,在最灰心最绝望的时候,“叮”的一声,有个棕发小女孩路过,往她的琴盒上扔了一枚硬币。

哐啷,很沉闷的声响。

白绒:“……”

那小女孩头也不回,一蹦一跳地挽着大人的手臂走掉了。背影就像飞过的天使一样。

——我看起来有这么惨?

白绒苦笑一下,收起硬币,这倒确实是她浑身上下仅有的现金了。

*

同一时间,二十英尺外,对面那栋老式办公楼内可一点也不清静。底楼大厅中,穿着西装的职员们从漫天纷飞的白纸间穿过,打电话、印文件、交报表……高跟鞋声、皮鞋声匆忙而混乱,震得空气都在颤。

楼上却是肃穆而沉寂的。

一间酒庄的持有者正在办公室内坐着,轻言细语问下属:“尼诺,关于这批酒在装瓶上出现的质量问题,我要你在会前给我一个总结报告,你却给我这样一份半成品?”

虽说是轻言细语,助理却边听边擦汗,“抱歉!但、但您一小时前才通知……”

“一小时,我自己能写出两份来了。”

助理苦笑,心想那是你。

“是的!纳瓦尔先生,不过现在尝试改变局面已经没有用,这件事处理起来非常棘手,我们不如把精力集中在下一批……”

“没有用?”

穿白衬衫的男人背靠椅背,抬眼,平静无波的视线掠过前方,说话不急不缓:“尼诺,永远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在助理的视野中,纳瓦尔坐在办公桌内侧,双手交握,姿态轻松。

他的座位背后不是书架,而是巨幅地图,精???*致图布占据整面墙。他坐于地图中央,世界刚好分为东方和西方。

助理一时接不上话,不禁再抹一抹虚汗。

“总结报告,请你现场写,十分钟后交给我。”说完,纳瓦尔起身,走入了里边的私人休息厅。

休息厅内置有多个酒柜,空旷一角还配备有台球桌。此刻,纳瓦尔的朋友,一个匈牙利、中国、奥地利三国混血的男人——奥托,正俯身在台球桌前用蹩脚法语暗讽道:“安德烈,劝你别拿纽约那套模式来管人,这里是法国,员工们随时会罢工。”

纳瓦尔瞥他一眼,不接话,走到酒柜前,开了一瓶红酒。

奥托放下球杆,到沙发边坐下,冷笑道:“我认为,是在曼哈顿那几年的留学生活对你影响太大,你还没适应法国的节奏。”

一杯红酒放置在他面前——

“前年酿的那一批酒。”

纳瓦尔坐下来。

奥托端起高脚杯,轻晃后,浅尝一口,“嗯?这个不错,有那种早熟的果味。”

纳瓦尔跷起腿,“礼拜天参观你家私人博物馆的事,准备好没有?我强调过了,这次来的是中国老板们,讲解员要保证能说好中文。”

“放心,我做事……”

“你做事从不可靠。”

奥托又冷笑,“那你还跟我这种散漫的人打交道?”

一如既往地,奥托这位朋友纳瓦尔,笑意永远只浮在表面,讲话也总是客气地道出令人无言以对的内容:“毕竟你很懂酒。”

奥托:“……”

跟他交友多年,奥托可读得出这话的深层意思:若不是你懂酒,我们是做不成朋友的。

奥托嗤一声,走开了。

*

短暂十分钟过去,纳瓦尔从休息厅中出来时,助理刚好将报告最后一段赶完,飞速拍笔在桌上,起身激动道:“纳瓦尔先生,请看!”

接着,这位发量少得可怜的助理翻出日程表,“另外,我应该向您汇报最近半个月的行程安排了。首先,礼拜二上午,中国投资商们下飞机,安顿好酒店和午餐后,我们需要在下午一点前过去会面,一起喝杯咖啡简单交谈结识,然后在下午三点引他们去Jeo Lan博物馆参观游览,结束后,再赴红酒主题餐厅用晚餐,并请这些中国阔老板试品我们酒庄1980年的酒……”

纳瓦尔坐在转椅上,一边签字一边听,十分钟又过去了,“就这些吗?果然,不是很忙的月份。”

助理都念累了:“……”

助理念完,甚至都记不住自己念了些什么,最后只匆匆补几句:“噢!这个礼拜六下午您还有一个特别行程,参加杜兰太太小儿子的农场婚礼。您跟奥托先生一同被邀请了。这需要您额外挤点时间,因为是结识新人脉的好机会,杜兰太太认识许多零售业巨头……”

“好的,讲重点就可以,我记住了。”

助理飞速点头,“纳瓦尔先生,您的记性一向这么好。”

纳瓦尔微笑道:“是吗?我倒认为一般。再好一点,或许就不需要助理了。”

助理:“……”

助理的表情很苦。

“欧佩尔是否已经回家?”

“是的,小姐早已经随管家马修回去了。”

“好的。”纳瓦尔放下手中工作,起身,缓步往窗边走去,“尼诺,记住,这是工作日的工作时间,这座城市,每个人都在工作,包括我。即便是一位学生,一定也在忙于课业——”说话间,他推开了窗。

晴日的露天场所暖洋洋的,这室内即便有暖气,也被衬得阴森。

纳瓦尔站在窗前,见清寂的商铺楼背后零零散散地坐着一些晒太阳的老人。

对面那间甜品店因故未开业,门口长椅上孤零零躺着一个女孩。

这女孩有着乌黑长发,头发一半晒在阳光下,呈出了板栗色泽。白皮肤跟白人的色度不同,颜色更深些,更有光泽,可惜懒洋洋的气质使她显得毫无精神,也没什么好气色。由于距离并不远,纳瓦尔甚至能隐约看见浓密黑长的睫毛,那扇形的阴影在阳光下驱散不去,黑糊糊成一团。

她穿着浅棕色大衣、卡其色针织连衣裙,脚上套一双深棕色长筒马丁靴,头戴褐色毛毡贝雷帽……这些相近色系,使她浑身都处在一种温暖氛围中。连那张黑色铁椅,似乎也变作一张软床。

女孩令纳瓦尔想起了一种雪白的、毛茸茸的、软乎乎的动物:白熊。还是那种幼年小熊,蜷缩在窝里酣眠,又懒又倦,整个冬天睡着一动不动。

一两个小时前,纳瓦尔也曾推开窗,当时就瞄到下面有一团白乎乎的东西,但没细看……

现在才知道是一个人。

那么,这人已经躺很久了。

看她身旁的琴盒,可推测,也许是附近那所音乐学院的学生。那种学校留学生很多。

纳瓦尔瞥一眼窗边挂的日历,确定今天的确是一个现代城市繁忙的周一。

此时,几米外的一位瘦弱流浪汉开始自言自语,埋怨声吵醒了女孩。

女孩揉揉眼睛,听了几句,跟那流浪汉低声交谈后,忽然摆摆手大声安慰道:“……努力了也没有用,您还不如去桥下睡觉。”

说完,她又闭上了眼。

骨瘦如柴的流浪汉想了想,深感惊喜地回复道:“你说得有道理!”于是就飞快收拾东西走了。

纳瓦尔撤回视线,关了窗。

身后,助理还在为先前的工作失误絮絮叨叨作辩解。纳瓦尔回头,淡声打断对方的话:“尼诺,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请你在上班时间打起精神来做事。你知道的,这世上不上进的人有很多,像外面……懒人遍地都是,我不希望我身边有这种人。”

查看全文

《白绒,路易-安德烈·德·纳瓦尔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1我和姐姐被埋在废墟中结局

    言安| 现情

    塌方时我和姐姐都被埋废墟底下,我获救了,姐姐却死在最好的年华...

  • 2 听风黎心

    2听风黎心

    言安| 现情

    出门旅游,不慎和父母走散。惊慌失措间,一个一米八八大帅哥把我...

  • 3 听风月归后续

    3听风月归后续

    言安| 穿越

    我穿成饭黏子白月光时,故事已到尾声。团宠小替身虏获了所有人心...

  • 4 白骨杀人案

    4白骨杀人案

    言安| 都市

    十五年前,姐姐被个畜生侵犯,终身只能带着尿袋生活。那个畜生叫...

  • 5 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5我当白月光的那些年后续大结局

    言安| 现情

    我留学回国时,竹马已经成了霸总,正和我的替身打得火热。他妈找...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