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沈云 旧日终结完结版在线阅读

旧日终结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苏晓沈云的小说叫《旧日终结》,本小说的作者是汤姆迪奥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晓是大楚最负盛名的军师,他一生都在为国家出谋划策,以国家之事为己任,是受民众敬仰爱戴之人。然而此时的他却不复昔日淡然,苏晓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被按上杀人犯的罪名,也不懂昔日同僚为何要带兵追杀他,他只知道,这大梁从根上,就已经烂了。在知晓献计无用后,苏晓总算决定改变策略了,既然如此,就让他用手中的剑送大梁最后一程吧……...

《旧日终结》精彩内容

谛听卫中名头最盛的就是有宗师之下第一人之称的苏晓,如同那位大宗师一样,年纪轻轻以于同时也是江湖上活跃的人物之一,可是令人惊奇的是已经有三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

而此时肃州的某处树林当中,苏晓一人站在了包围了中央,附近只有那丧失了战斗力的谛听卫。

突然又是几人杀出,人人俱是满面杀机,来势凶恶,但瞧见苏晓那安定的神色,倒也是无惧无畏。判官笔、离别钩、九环刀,已各自挟带风声劈砍而下。

几人来得快,但是苏晓手里的剑更快,一剑递出便没了声响,却未伤其性命。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还是赶紧离开吧。”

在那天之前苏晓从未杀人,面对昔日可以把后背托付的同袍,他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砍下那最后一剑。

“把你这个杀人犯再一次绳之以法,是我们该做的。”

低下了头没有说话,杀人的已经做下的事实,那是皇族的丑闻,知晓的人可都不会有好下场。

换做三个月前或许还会束手就擒,可惜三个月就可以改变一个人很多。因为那些家伙再被抓回去的话,那可就太不值得了,更何况还有个重要的人需要救。

苏晓动作很快,一拳便把那人打昏了过去。

正当准备离开的时候,陈兴手里的长刀携带着庞大的气势压下,感知到那虎头刀劈下,苏晓本能抬起剑来抵挡,可是那从监狱里随手捡起的剑可承受不了这一击,当场断成两半,如若不是向后撤了一步恐怕被自己都会被当场砍断一分为二。

“陈大人!?”

陈兴没有言语,又挥出了一刀,躲过了第二刀之后,陈兴便是转身一拳打在了苏晓的丹田之上,一拳直接将其击飞了数十米,不少老树拦腰断裂,激起了一阵浓烟。

宗师和一品武者,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更何况这还是对方抢占了先机。

“丹田已废束手就擒吧!”

陈兴背负长刀俨然一片宗师气度。

突然苏晓就从烟雾当中杀出了,那浑身沾满了血色的人此时却有一缕青丝转白,气机无限攀登,完全不像是丹田被废的模样。

突然其来的变故超出了陈兴的预料,一爪打了个出其不意击中了陈兴的胸口,自大的陈兴没有躲闪,选择了以伤换伤一记重拳击中了苏晓的胸口,苏晓却是吐出一口鲜血借力直接溜走。

看着那离去的背影陈兴喃喃道:“呵,原来只差一线,可惜了.……”

可惜了这样大好的天赋,可惜了这样的人才最后没有属于大梁。

或者说如今的大梁,还值得寒门的人才为之奋斗吗?

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道叹的是人,还是国。

从胸口摸出半本被打的不成样子的《圣济总录》,无奈的整理了一下,便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姓苏的已经死了,懂吗?”

“属下领命。”

然后就继续看起了手里的书,向着来处走去。他也在思考,是什么时候为了迎合皇帝,自己看起这些东西来的?

再继续靠近进了雷州可能会出事了,毕竟现在的朝廷还是靠着雷州的火铳才能压住全国四起的叛乱。

雷州沈云的心思人尽皆知,虽没有自立国号,每年还照常缴纳高额的税赋,收了大梁世面上几乎九成的丝绸,各种经济贸易的互通,倒也给了大梁朝廷留了最后一丝面皮。

“撤吧,毕竟雷州已经算不上我们的地盘了。”

朝廷的苛政都在为那寻仙觅道的两位皇帝服务,他们到底会带着大梁一同堕入深渊还是带来属于大梁朝虚假的元亨利贞?……

车队在树林里经过,不同于大梁的两轮马车,这里的车队都是四个轮子的马车,边上骑马的士兵无论何时都挺直着脊梁,还有那坚毅的面庞,比起手里拿着的火铳和马旁悬挂的马刀,挂在胸前的红金色锤镰徽章象征着他们是雷州的百战之师,属于军人的荣耀。

不同于大梁的贼配军,雷州军可是要正规的良家子才行,保证了军队的忠诚也保证了战斗力。

这只数百组成的火铳队,是中间那人敢游山玩水的底气,只要不是那位天下第一的宦官,那可没人可以活着走到他的面前。

雕刻着金龙的马车被护卫包围在了当中,黄色的帘子挂在门前,可挂着这些皇室标志的马车却没有大梁官家的宋字旗,而是一个沈字。

伴随着马车摇晃在打盹的男人,被突然停下的马车给精心。

“为什么停了?”

金龙车里的男人问道。

过了许久,那跟了车中人数十年的丫鬟连忙走来:“公子公子!前面有个人躺在了路边,血流不止看样子八成是死了。”

车里的女人雍容华贵的走出,但不同于那令人膜拜的模样,她的语气倒像个市井人士一般呵斥道:“你可要给我好好说话,我雷州可是夜不闭户的好地方,怎么会有死人躺在路边?”

那田间的麻雀富贵了,想要努力变成深宫里的凤凰让人膜拜,可是市井的习惯一时半倒是很难改不过来。

男人掀开了马车门帘:“走吧,回去也无事可做,去看看吧。我们可不是那梁庭,可以任由尸体躺在路边。”

那华贵的女人比了个万福:“是。”

男人一巴掌拍在女人的后脑勺上:“尽学些不好的。”

刚刚想唤个士卒过来,可想着那些家伙似乎没有谁比旁边这个女人能打,从车厢里挑出一柄上好的短剑丢给了她:“拿上,好好保护你柔弱的相公。”

甜蜜蜜的笑了笑:“那你可得离我进些。”

走到了那“尸体”的一旁,凑近抚摸发现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

“你们这些家伙,检查的时候仔细一些啊……”

撩拨开了遮住脸庞的白发,年岁不过二八的公子看见那熟悉的面容感慨的说道:“呵,你死了之后我们有多少年没见过了?兄弟.……”……

几个月后

雷州普通的一处茅屋里,一位衣着邋遢的农夫今天没有再去打理那片菜地了。

收拾起了原本就不多的行李,要去一趟远方。

身着华服的贵公子毫不见外的推开了门,坐到了长条椅上。

自顾自的倒上了一壶茶水,刚一下口却发现满是苦涩,呸的一声吐出后说道:“就要走了?”

他拿出了一封信,轻轻的抚摸了上面最后的落款平静的说道:“我还有杀父之仇未报。”

沈云有些震惊了,不敢相信这是眼前这人说的话,在他的记忆当中苏晓是一生都在追求着所谓正义和天下苍生的人,很少为了自己动手。

“杀人从来都不是正义的。”

明明已经苏晓产生了自己想要的改变,但沈云还是没有忍住说了出来。

“我知道,可是剑上已经有了无辜者的血了,那可再也擦不掉了。”

沉默片刻:“你的仇人是?”

“梁庭。”

这是其中之一。

苏晓认为他做的事情没错,参与事件的人也没错,如果不是这个国家的底线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的话,他或许根本不会越狱,而会淡然的等待着斩立决的指令。

沈云好像听见最好笑的笑话,笑得挺不起腰来,笑出了眼泪,一路笑道了门口正对阳光:“那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为大梁续了四十年寿命的两人,此时全部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我还没有下定决心,不过不管做什么,没有人会需要一个丹田被废的一品武者。”

沈云没有说话,因为他的麾下确实没有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个给你。”

一块令牌被沈云抛出。

虽然比以前多了些阴暗,但我认为你还是那个有自己坚持的人。

……

“怎么说,本大侠一出手就拿下了,没想到吧?完全不用你出手,随便一偷就偷到了这玩意吧。”

左边少女穿着褐色劲装,留着齐肩的马尾,样貌倒是显得侠气十足,妥妥的一副男孩的打扮,如果不是声音的原因,完全就是一个长的清秀的男孩子。

常年游走在烈日之下,常年的奔波让她的皮肤有些许的小麦色,清明的眼眸里是这天地广阔,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她此时带着炫耀的神色把玩着手里的盒子。

“是是是,那白女侠我们还不跑快点?如果他们发现了新盒子里装的是个被咬了一口的糖葫芦,那白女侠等会儿可能就会有一大堆追随者慕名而来呢。”另一个少女比起那游侠儿的侠气,反倒是显得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

左手持长剑,右手拿着看不清书名的话本,一头青丝及腰,有着一双似乎永远都会充满笑意的眼睛,微微扬起的嘴角笑着自己的好友。

漆黑发齐腰长发交织在光日里,顺着金色的阳光看去,就像是被包裹在绝世琥珀里的圣人雕塑。

虽说是在冬日,但依然身着白青色长裙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挡风。

“切,我们不是早就跑掉了吗。再说了,就那群死胖子的轻功,怎么可能追的上咱。”白苏搂着后槿夕贴着脸浮空比划着自己的绝世轻功。

“对对对,白女侠的轻功天下第一!让我想想是谁几年前去偷东西,偷到了谛听卫身上?似乎被人家让先跑了十息都被抓住了,如果不是因为苏晓是个不错的人,可能你现在还在牢里呢。”后槿夕合上了话本看着在那里嚣张的白苏,直接就说出了当初的囧事。

白苏当时还是个飞贼,在马路上上打量了许久才寻到一个看似富贵的肥羊,没想到刚刚偷完打开钱袋就被当场抓住,那人说到:“你先跑十息,如果我抓到你,那你就得带着手铐跟我走,如果跑的掉那钱就是你的了。”接着那人笑着对她说:“因为你是我当上谛听卫之后第一个偷我钱包的人,我是很好奇什么样的功夫让你这样自信?”

白苏想着那段被抓到的时间,那个家伙像个傻子一样,天天给她说什么:偷东西是不对的,应该把本事拿到正道上去用。然后带着个带着拷链的女飞贼出去帮别人搬东西、修房子、捕鱼,度过了很长一段一文钱没要还傻乐呵的时光

白苏想着那个傻子说着:“呵,那是本大侠让他的。更何况他那都不叫比轻功!直接跑到我家堵我了都!再说了如果不是有本大侠在,那怎么可能把我们后槿姐姐给请下山救他一命呢。”

“哼哼哼,这我就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某些人都是叫的仙女姐姐长、仙女姐姐短的哄着去救人,现在就不一样了。”风后槿说完了看着白苏那尴尬的脸笑了出声。

“哼!不理你了!”

……

“诶,白苏你看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个镇子?”

“还真是!走快点!我已经好久没有泡过澡了!”

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白苏,风后槿捂着嘴轻轻笑着。

白苏拉着后槿夕进到了小镇的客栈里,直接选了一章桌子坐下,呼来小二抬头对着挂在菜单指到:“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就这三个不要,其他都来一份。”

遇见了难得的大单子,小二的嘴都要咧道后脑勺去了:“好嘞!二位客官稍等片刻,一会儿就来!”

风后槿坐下之后好奇的问道:“会不会太多了些?”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

过会儿当菜品陆陆续续端上来,那白苏手里的筷子总是在拾起放下,每当想要去夹起新菜的时候,对方早已经吞入腹中,明明自己才是靠手速吃饭的,没想到上了桌子倒还比不过人,只能端着茶杯喝着。

看着一边堆积的越来越高的盘子,白苏苦笑了一声:“失算了……”

听见了周围食客们的指指点点,转身过去狠狠的瞪了回去,那些食客尴尬的低头装作在吃饭。

摆满餐盘的桌上升了出来,风后槿又召来了店小二:“刚刚的肉都再来一部份!”

白苏一脸惊讶的说道:“你是在肚子里养了个饕餮吧?刚刚挣的些钱又要被吃完了!”

“诶,那不要了?”

白苏痛苦的留着泪,抓住了自己的钱袋子:“不行!我还没尝到味呢!”

小二又欢快的去通知后厨:“欸!全部菜再来一份,我也来打下手!”

看着小二蹦蹦跳跳的模样,白苏开始担忧了起来,前些日子也就靠着抓了几个小贼送去官府赚了些小钱,也不知道够不够这一顿,向着钱袋的位置摸去。

可是却摸了个空,不由得低声的骂到:“是那个小贼?!偷东西偷到我头上来了?”

风后槿推开了桌上的盘子小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东西被偷了?”

“那个盒子还在,但是我钱袋空了了。”白苏一脸愤怒但是只能小声的骂着,想要把那个偷钱袋的人给千刀万剐。偷遍了大半个江湖的侠盗,没想到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镇载了跟头。

小心翼翼把盒子放在了桌面上,她又开始在身上翻找了起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在其他的地点还藏了几文钱,这样好少洗几个碗碟,动作也不敢过于张扬,生怕被看出自己身上不剩几文铜钱。

“好啦,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盒子还在就行,我钱袋里还有一些散碎银……”

“怎么了阿槿?你的钱包也没……阁下倒是好手段。”

白苏抓住了一根套在盒子上的丝线,能够把这样的丝线丢到这个位置来,说明了动手的这个人其内功修为不错。

两人顺着这个线看去,那是在墙角的一个黑衣人,用斗笠遮住了自己的面容,眼见行踪暴露直接双手一挥,数枚暗器瞬间射出随后直接翻窗逃走。

白苏一个侧翻直接把自己坐的长凳立起挡下了部分,还有另一部分射向了其他无辜的食客。

风后槿甩出来桌上的餐盘,弹开了剩下的暗器,不过一个没注意倒是飞出去了一根大骨头砸到了无辜的食客。

尴尬的双手合十拜了拜:“抱歉、抱歉!”

二人跑出了客栈,那茫茫人海中早已没了那黑衣人的踪迹,就当二人准备展开搜索之时,突然人群当中飞出了三枚飞刀,二人本能的跳跃或翻滚开来。

虽然二人躲过了飞刀但是人群中的百姓没有那般腾挪的本事,同时传出了两声惨叫,两个路人手臂和胸口各中了一枚飞刀,还有一人被一刀***了脖子,当场丧命。

两人的惨叫发出后大街上的人全部陷入了骚乱。

“快跑啊!”

“死人了!”

“当街杀人了!”

……

两人意识到追兵来了,但是没有料到如此之快,骚乱的人群当中两人背靠着背摆好了架势警惕的看着周围,这种时候骚乱的人群当中谁都可能是那杀人者。

“追兵应该不会太多,能追上我们的或许只有他一人。”风后槿握着剑警惕的巡视着四周。

“所以赶紧得把他找出来。”白苏摸出了飞刀,如果她有仔细留神的话会发现那三枚袭击她们的飞刀和自己手里的一模一样。

还没来得及的搜寻,人群里突然钻出一人,身上被黑色大衣笼罩着,右手戴着一只铁爪,快步的在人群中腾挪向着两人冲去。

这般距离和附近人百姓,如果拔剑会伤及无辜,思索了片刻风后槿出于对自己的自信踏着流云步迎了上去。

那铁爪向前一刺,无论怎么样的进攻,但是又永远和铁爪保持着一个很微妙的距离,躲开一爪之后压低了身子一掌打在刺客的腹部。

一击命中之后,感受到对方似乎已经能在身体之上形成一层甲胄,风后槿出于给白苏提醒加上有些震惊的说道:“准二品?!”

于是双手聚集了些许力道,一击击碎了那护体真气。

要知道整个大梁境内的一品几乎就是一些门派掌门或者长老,二品几乎就是朝廷和各大宗门的中流砥柱。

像风后槿与白苏这般的三品就称得上一方高手,而这个名为长生殿的组织却能随便派出个杀手就是准二品。

同时白苏两发飞刀从风后槿的两边射出目标是刺客的双肩,虽然打中了,但是击中了敌人的肩甲被弹开。

“有肩甲!这是哪个狗官家里的私兵?”白苏看着被弹开的飞刀十分惊讶,按照大梁律来说是准许百姓持有刀剑,但是私自铸甲弓或拥甲弓都是抄家流放的罪名。

风后槿那一掌给了黑衣人不小的伤害,一段踢腿将风后槿踢出一段距离,“白苏小心!”刚刚喊出声,那黑衣人立马转身向着白苏跑去。

白苏见状再次双手对着黑衣人的头丢出先后丢出两把飞刀,但是在黑衣人轻而易举的躲过,飞刀交叉的***了后面房子的柱子上。

但是白苏却双手交叉全然不惧,还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狡黠的笑容。

“嘻嘻,对付这种家伙更本用不着本大侠出全力!”

黑衣人的脚步停了下来,那两把飞刀后面都系上了一段很细的白丝线,他知晓那根线使用得当的话甚至够拧断钢铁,应该是谛听卫那群打猎的家伙专属的,这些蛛丝可都是及其珍贵,她为什么会有?

而现在这两根绳子圈住了自己的脖子,只要那个女孩一拉自己的头就会离开脖颈去亲吻大地。

在发现刺客被制服之后,附近的百姓又开始重新聚拢,讨论了起来,更有好事之徒高呼着:“女侠威武!”

其中一个披着兽皮大衣的人,走到了被飞刀杀死的百姓身前,合上了他的眼睛:“安息吧。”

根据他的经验,附近还有其他的家伙,哪怕已经寻到了此行的目标,也没有急着暴露自己,隐去了身形开始搜寻起来。

“现在来谈一谈这个盒子吧。为了这盒子你们杀害了药谷张家十六口人,这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以及你们是谁?”风后槿缓缓走向前来逼问着。

突然那个刺客吹了一声口哨,天上一个大汉跳下,震起的气浪把插在木门上的飞刀和众人吹起,黑衣人也在头颅被拧下前从丝线里脱身,老百姓又开始了他们的逃命日常。

“呵,铁爪张一涛竟然差点栽在了两个女娃手里。”

“如果我不吹那一声口哨,你会看着我死吧?”

那秃头大汉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那当然,我巴不得你们这些***全部都去死。”

秃头人转身看了过去:“青燕子-柳白苏和无刃剑-风后槿,你们不会认为有三品的本事就能去管一些不该你们管的事吧?”

“青燕子倒是挺好听的,原来本小姐也是有浑名的名人了,如果没前面那个姓就好了。”白苏双手一扯收回了那些飞刀。

大汉拍了拍胸膛,狰狞的说道:“放心,你马上可就被除名了。佛钟王合,横炼派!。”

佛钟?又是一个成名已久的三品武人,如果交起手不容乐观。白苏与后槿夕对视一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保住那个盒子准备直接撤退。

白苏从手里丢出了烟雾弹遮住了铁鹰和佛钟的视线,准备撤退的时候,突然间背后一柄飞刀从身后的屋顶飞来插入了白苏的腰部。

“啊!”捂住了伤口,摸了摸腰间的血迹。

“……这是…我的飞刀?你是偷钱袋的贼!”

白苏拔出了腰部的飞刀,左手捂着伤口,右手一抖洒出了白色粉末在伤口上,看向了房顶上一个蹲着的人。

“你没事吧。”风后槿关切的转过身去露出破绽,佛钟趁此机会上前一掌想打在了她的背上,虽然风后槿快速的反应了过来,甩出了斗篷想要挡住视野,但是此时那铁爪立马一脚跟上踢中了她,宛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撞坏了四五家小铺子。

“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分神,也足矣留下让你刻骨铭心的痛”

“天偷门李晨林。”看见白苏指向了自己就开始介绍自己。一脸微笑的做了个礼,耍着从白苏那里偷来的飞刀:“看这飞刀的样式,我们还是同行呢,说不定还是同门。东***的很好,我都没有偷到,看在我们是同行上,东西交出来,留你们全尸还是可以的,偷了我们长生殿的东西可没人能活着。”

风后槿躺着木堆里开始运气,绿色的纹理从身上开始浮现……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名门甜妻哪里逃

    1名门甜妻哪里逃

    言安| 现情

    一场设计,男友的背叛,她从青城豪门第一名媛,沦落为他的附庸。...

  • 2 邪王嗜宠:惊世毒妃

    2邪王嗜宠:惊世毒妃

    言安| 古言

    她,绝色美人却性格懦弱受尽欺辱,天生废柴不能修炼,魂穿以后的...

  • 3 总裁,我们扯证吧

    3总裁,我们扯证吧

    言安| 现情

    都说老牛喜欢啃嫩草,遇到一个不喜欢啃嫩草的大叔肿么破?“大叔...

  • 4 夫人别闹,咱不离婚!

    4夫人别闹,咱不离婚!

    言安| 现情

    总裁的白月光终于回来,陆婉婧终于成功解放了!为了庆祝重新晋升...

  • 5 农家俏厨娘

    5农家俏厨娘

    言安| 穿越

    穿越到农家,爹娶了后妈形同后爹,下面还有三个弟妹?沐裳表示很...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