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遥萧凝儿 万世独尊完结版在线阅读

万世独尊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萧遥萧凝儿的小说叫《万世独尊》,本小说的作者是染墨夭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萧遥十三岁那年觉醒了狂龙战体,那时的他十分激动,甚至都未能甄别那所谓庆宴是否是陷阱,他就这样中了对方奸计,失去了体内灵脉并被丢进了通天河。好在萧遥吉人自有天相,他非但没死反而还侥幸去了异界,并在那用五百年时间成功修炼成了至尊。为了抹平心中遗憾彻底消除心魔,萧遥用毕生修为划破时空回到了故乡,又回到了自己被害五年后的时候……...

《万世独尊》精彩内容

东曦既驾,缕缕金丝从迷雾中射出,将天穹峰映照得愈发璀璨,直有“拔地通天之势,擎手捧日之姿”。

一道略显消瘦的年轻身影屹立山巅,目光睥睨,俯瞰苍茫大地。

身后,有四道宛如画卷中走出的绝色倩影,或风姿绰约,或魅惑众生。

她们身上的圣洁之气赛过牡丹,能让雪梅失去傲然,令墨菊变得暗淡,直叫万千粉黛尽失颜色。

任何一人走出,都是神女临世,惊艳天下!

另有一名气息恐怖的老者,眸中似有日月升腾,仅是随意站在那里,便让周遭虚空微微扭曲。

可他却只能站在四女之后,肃穆庄严,神态恭敬地望着青年男子。

“公子,非要回去吗?”

一女子上前,衣袂飘飘,秀眸璨若繁星,目光蕴含不舍。

“我意已决,只有回去了却一些旧事,才能令心境臻至圆满,跨出传说中的最后一步!”

青年男子面色平静,凝视虚空的双眸深沉似水,自有一股无形的气势倾洒天地。

“君主大人,老朽随你征战五百年,终将苍云道宗屹立在苍玄域之巅,您要是走了,我等心里会觉得空空荡荡的,不如让老朽跟着您吧?”

老者开口,声音中有着一丝祈求之意。

“是啊公子,你从苍玄域横跨数个位面回天荒大陆,修为必会坠落,遇到危险怎么办?”

另一名红裳女子轻启丹唇,风华绝世,气质无双:“况且,倘若您无法跨出最后一步,就回不来了。”

青年洒然一笑:“放心,哪怕修为坠落,自保之力还是有的;你们都不用跟着我,在此看护好苍云道宗就行。”

“等我迈入最后一步,自然能够回来!”

眼见青年说到这里,众人脸上先后闪过一抹失落之色。

“公子,据传说记载,苍玄域这边五百年,天荒大陆也过了五年,你现在回去怕是家人都不认得你了吧?”

有白衣女子抬头,秀眸如朝露,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正好,那边的我刚满十八岁!”

青年目光微凝,一股洞彻灵魂的寒意徐徐绽放:“有些账,也该清算清算了!”

如此气势,使得四女和老者禁不住识海颤栗。

自家公子横推当世,镇压世间一切大敌,曾杀到白骨盈山、星河倒悬,再无任何人任何势力敢在他面前称尊。

被公子惦记的对象,势必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嗤啦!”

倏地,便见青年抬手一划,顷刻间九霄苍穹电闪雷鸣,混沌呼啸,一股能令日月沉沦的浩瀚威压骤然降临。

紧接着,扭曲的虚空中闪现出一条空间通道。

青年一步迈出,身形很快被空间通道吞噬,直到好半响后,天穹峰上空才恢复平静。

“恭送公子!”

“恭送君主大人!”

……

齐风国,临江城。

汹涌澎湃的大河水流湍急、怒浪滔天,从城东二十里处滚滚而过。

一名年约十八岁的青年伫立河畔,衣衫褴褛,却掩饰不住挺拔的身姿和傲人的气势。

“虽然天荒大陆只过了五年,但在苍玄域的我,却实实在在经历了五百年。”

青年便是从苍玄域回归的萧遥,此际的他目光森寒彻骨:“林宇辰、林远腾,你们父子绝对想不到,把我扔进通天河后,反而造就了我一番机缘。”

“如今我回来了,当年夺我灵脉的账,定要让你们百倍偿还!”

一语刚落,方圆里许的虚空蓦地一滞,仿佛有股地狱寒风呼啸而出。

萧遥十三岁那年,觉醒了狂龙战体,萧父的结拜兄弟林远腾得知后,把萧遥热情接到皇城,要为他庆贺。

哪知当晚,林氏父子突施毒手,抽离了萧遥体内灵脉,并将他丢进通天河。

没有人知道,灵脉被夺,成为废人的萧遥不仅没死,反而得到一桩机缘进入苍玄域,一路崛起,纵横当世。

“林氏父子的账回头再算,不知我失踪这五年来,爹和凝儿过得怎么样?”

经历过了苍玄域的一切,萧遥的心境自不是常人可比,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他最想见的还是父亲和妹妹萧凝儿。

通天河横贯齐风国南北,流经了皇城,也路过了临江城。

穿过通天河,望着古朴恢宏的城门,萧遥感慨颇多。

他回到天荒大陆已有十余日。

修为坠境不但因横跨位面出现了,还比他预估的更严重,就连肉身和神魂都遭到不小创伤。

如今半个月过去,萧遥肌体伤势早已修复,修为也从淬体境,攀升到了凝脉境九阶。

实在是天荒大陆的灵气太过稀薄,否则他能以更快速度恢复实力。

其实在萧遥看来,重修一次并非没有好处。

至少,他可以把根基打造得更为牢固,倘若能够在每一个境界臻至真正的圆满,肉身强度也能突破的话,对他以后冲击最后一步,乃是难以想象的助力。

须知,就算他屹立苍玄域之巅时,也没有彻底吃透《造化天经》。

或许,这部神奇的***还能为他带来惊喜。

至于在天荒大陆会遭遇强敌,萧遥从未太过放在心上,他在苍玄域时越阶杀敌都如家常便饭,更莫论现在。

哪怕神魂受创,肉身实力和修为跌落,但他的底子和神魂本质未变,就算遇到超越一个大境界的敌人,也有手段应对甚至镇杀。

时隔五年,临江城繁华依旧。

然而,在这强者为尊的武道世界里,举世繁华不过是表象,临江城一样有贫民区。

萧遥循着记忆走进一条小巷,在那巷子尽头,矗立着一座陈旧的小院。

破败的大门,开裂的墙体,还有爬满青苔的围墙,无不反映出此间主人并不富裕。

“咚咚咚!”

站在门前,萧遥失神了片刻,终于敲响院门。

“谁呀?”

少顷,一道宛如黄莺婉转的嗓音响起,旋即大门“吱嘎”一声开启。

“你是……”

开门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她头上扎着马尾辫,嘴角旁有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相貌甚甜,若不是面色显得苍白和疲惫,必会给人一种灵气满满的感觉。

少女望着眼前衣衫褴褛的青年,欲言又止。

来人看起来有些陌生,却给她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渐渐地,似乎与记忆中的一道身影重合起来。

“凝儿,你长高了,也长大了!”

萧遥强忍着心中的悸动,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

五年过去,妹妹的确长大了,可身体还是那么单薄,让人心疼。

事实上,萧凝儿并非萧遥的亲妹妹,只是父亲萧渊捡回来的乞丐,那时的小丫头还不到四岁。

“你是……萧遥哥哥?”

萧凝儿娇躯狠狠一震,一双瘦弱的小手也颤抖起来,秀眸中涌动出一道前所未有的光芒。

真的是哥哥吗?

失踪五年的哥哥回来了?

“是我!”

萧遥重重点头,曾一怒屠戮百万敌,纵横苍玄域的君主大人,此刻也禁不住声音梗塞,险些泪目。

“哥……真的是你,我哥没死!”

萧凝儿猛地扑入萧遥怀中,秀眸已被泪水填满,当场热泪涌动。

“凝儿放心,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和爹了,以后有我在,必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萧遥以衣袖替妹妹拭去眼角的泪痕,打趣道:“都大姑娘了,哭花了脸可不好看。”

“凝儿,有客人来了么?”

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令萧遥虎躯巨震。

对他来说,哪怕相隔五百年,此刻听到这道声音,依然能给他一股温暖的感觉。

“爹,你快来看看是谁回来了!”

萧凝儿兴奋得手舞足蹈,赶紧跑回屋内,扶着一个拄着拐仗的四旬男子出来。

中年男子有着一张刀砍斧削的脸,不难看出年轻时定然英姿伟岸,只是此刻面容憔悴,浓眉下的双眼看起来有些浑浊,脸上布满风吹日晒的痕迹。

他静静地望着萧遥,如同萧凝儿一样,竟没能立即认出来。

萧遥在苍玄域经历得太多,尽管如今呈现出一张十八岁的脸庞,可身上那种无法言喻的莫名气质,完全不像同龄人所有。

“他是……”

片刻后,中年男子目光一凝,话未说完,呼吸已然变得急促。

“爹,是孩儿回来了!”

萧遥早已控制不住情绪,快速连跨数步,砰地一声跪倒在地,声音嘶哑,眼角湿润。

“你是,我儿萧遥!”

中年男子实在难以置信,但那熟悉的声音,以及从未改变过的清澈目光,都证明眼前一幕并非幻境。

他顿时伸出双手,想要上前去抚摸儿子,哪知腋下的拐杖跌落,使得他一个酿跄差点摔倒。

“爹,您当心!”

萧遥一个箭步上前扶住,皱眉道:“爹,你的腿怎么回事?”

他直到此刻才注意到,父亲居然拄起了拐杖,可五年前并非如此。

“爹他……”

萧凝儿脸色微变,正要说话却被萧渊打断:“前几年不小心摔到的,都已经习惯了,不碍事。”

萧遥目光何等敏锐,立即就察觉到了异常,直觉告诉他,父亲的腿伤另有隐情。

“轰隆!”

正当此刻,院门被人一脚蛮横地踹开,七八道凶神恶煞的身影长驱直入。

后方,一名鹰钩鼻老者缓缓而来:“萧渊父女听着,我家少爷耐心有限,今天你们必须给出一个交待!”

见到此人,父女二人神情大变。

萧凝儿俏脸瞬间变得煞白,湖泊似的剔透秀眸中掠过一抹惶恐:“不好,是周家的人!”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