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放小零 残星恶土完结版在线阅读

残星恶土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刘放小零的小说叫《残星恶土》,本小说的作者是零号记录员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刘放偶尔听着老人讲曾经岁月时都会有不真实的感觉,毕竟那所谓的数百年前的时光实在和他现在所见相差太远了,有时他甚至会觉得是这些老家伙老糊涂了,把梦境和现实搞混了。其实刘放不知道的是,三百年前曾发生过一场天灾,正是场灾祸消灭了大部分人类,也毁了积累数千年的文明,才让他们如今只能靠打猎和种田为生。而刘放同样不清楚的是,那曾经给予人类重创的灾祸,又将降临了……...

《残星恶土》精彩内容

“克莱尔,你这是带我们去送死。”吴婆婆浑浊的双眼死盯着血迹未干的月角兔,牙齿残缺不全的口中却还在不停嘟囔着,“咱们回头吧,就算为了你的艾尔达。”

克莱尔把身上破损的衣服撕碎准备包扎被月角兔戳伤的小腹,没去理会吴婆婆的话。

从离开中央区的第二天开始这种质疑声便从未断过,她已习以为常,只是有些人付出了实践离开了这个小团队,而老迈的吴婆婆没有能力独自折返,离开的那些人也无意带上这位没有自保能力的老人。因此吴婆婆也只好被迫跟着剩余的人继续朝目的地前行,同时不停喃喃低语。

“少说两句吧,她已经够累的了”瑞秋说着接过了克莱尔手中的碎布将其缠绕在克莱尔受伤的小腹。

瑞秋满头红发,冻得发红的圆脸上零星地散落着几颗雀斑。

克莱尔在中环的拟态区碰到她时,她正用一把自制的小刀掏空一只腐烂鸵鸟的内脏。

她自称已在这里独自生活了八年,然而那瘦小的身体和稚嫩的脸庞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克莱尔知道这或许只是想让她带上自己所说的谎话,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加入的人自然是越多越好,毕竟多一个人自己便少一份危险。

起初离开内环低温区时候有十六人,第一天就因为生育委员会的追捕而损失了四人,之后每天都有人失踪不见。如今已经过了一周,起初的队伍也只剩下四位老弱妇孺。

“大功告成。”瑞秋在绷带的末端稍稍用力扎了一个蝴蝶结后便拾起那两只眼睛大得诡异的月角兔开始扒皮剔骨。

克莱尔忍耐着伤痛和满身疲倦倚靠在冰冷的金属墙壁。这本是一间用来饲养家畜的中型舱室,里面还残留着自动化供水的畜牧笼。

而本该被圈养于此的家畜却已无影无踪,除了一些已经支离破碎的残骸和腐烂的尸体能证明这些家畜当初跟随人们来到这里外丝毫没有任何迹象能显示这些生物曾经存在过。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些超脱于人们想象中的扭曲生物隐藏在金属墙壁的缝隙中,光无法触及的角落里。

显然这些生物并没有在此被圈养很久,或许它们并未和它们的饲主一样沉睡。如今它们已经变成了另一种生物,一种不曾出现过的畸形生物。而它们曾经的囚牢也变成了克莱尔几人难得的避难之所。

“艾尔达。”她轻声呼唤,吴婆婆连忙从怀中把一个包裹得如粽子一般的婴儿递了过去。

“你妈妈会害死我们的……”即便在这过程中吴婆婆那漏风的嘴里依旧小声地嘟囔着,直到昏花的双眼瞥见了孩子母亲那略有些厌弃的目光后才闭嘴,佝偻着身子扯起一块保暖布披在身上在房间的角落中缩成一团。

克莱尔抱起那团被各种材质的布料包裹的孩子,她是如此瘦弱,如此轻。

“艾尔达……”克莱尔疲惫的眼神中透露着无尽的温柔,她用拇指轻抚孩子的脸庞。

一时间脑海中闪回的画面恍如昨日,那时候她还在全市产康中心的粉色房间中。午后的柔和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洒进房间,窗外的花园奇花异草随风摆动,搔首弄姿地吸引着各式昆虫在其间穿梭。当她还在为成为母亲而激动,憧憬着未来与肯恩共同抚养艾尔达时,突如其来的事件让这一切皆为梦境。

那天螺旋桨转动发出的噪声让中心内的孩子们哭声彼此起伏,窗外的花园中的花朵被巨大的风压吹得飘零四散。肯恩在两个武装守卫护送下闯进了房间,没有任何解释便将自己和孩子带走……

“来吃点东西吧。”

烤兔肉的气味把克莱尔的思绪拉回现实,瑞秋握着半只略微有些焦糊的烤月角兔不断在自己面前摇晃,同时正从另半只兔子的身上咬下一块黑漆漆的肉在口中咀嚼。

“喷火器的燃料快用尽了,如果再不到的话下顿饭可能要烧衣服了。”瑞秋坐在克莱尔的身边,眼神难掩兴奋。

“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以前爸爸一直和我讲关于家乡的故事。他总说有一天会和我回去看看他原来生活的农场,那里有无数的植物和各样的动物,不是这里那种会在月影里袭击我们的丑陋生物,而是毛茸茸暖暖的友善动物,还有坚实的大地和广袤的海洋。唉……”

她忽然悠悠叹息一声后接着说道“可惜爸爸不能和我一起回去了,我真的很幸运能遇到你。”

“如果顺利的话再有三个小时便能到返回舱,那时我们正朝着蔚蓝星。这可能会是我们在方舟的最后一餐……”

“也可能是我们人生中的最后一餐。”吴婆婆用刀子将兔子脊骨上的肉慢悠悠地剔出,眼神落在那只几乎没什么肉的兔子上并打断了克莱尔的话。

“瑞秋傻孩子,你只是远远地望着那颗残破凋零的星球,幻想着你这辈子都未曾见过的事物,你可曾想过你爸爸和你说的蓝色星球为何如今看不到一丝蔚蓝。”她说着将一条肉塞进口中,“就算我们能撑到落地也不一定能活过一天,鬼知道那里都发生了什么。你们也看到了,那暗红色的星球和我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她原来是那么美丽,如同黑暗中璀璨的蓝宝石。现在简直像是一块暗疮,或许那里早已不适合生物生存了,所以当年我们才登上方舟来到这里与黑月为伴。”

“够了,低温区休眠仓里的活人越来越少,那些比我们早醒来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正在变疯,我们留下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只有离开这一条路,你觉得自己已经老了活不久了?想继续躺在那水晶棺里等着哪天被那群疯子或是什么更可怕的东西抓出来吃掉?那便回去好了,或许你的运气好能在这继续睡上百年,千年,但总有一天你会死在虚无中,没有未来,毫无希望。”克莱尔嘶声力竭地怒吼着,她的精神极度紧张,生怕被这位丧气的老人言中。

即便她这一切都是在做无用功也只能一试,她绝不能允许自己襁褓中的孩子继续活在这死寂扭曲的钢铁坟冢里。

“瑞秋,我们走的。趁现在还来得及。”克莱尔招呼瑞秋,把婴儿绑在自己背后便离开了这间舱室。瑞秋紧随其后,吴婆婆则沉默良久后也阑珊地拖着身子赶了上去。

克莱尔疾步快走,她必须在方舟完全转到月球正面前进入返回归舱,她确定任何人都不会有命等到下次回归舱返回的机会。

“这里有些不对劲。”瑞秋说。这时月球的阴影渐渐远去,巨大的红褐色星球宛如一只巨眼凝视着三人的身影。

“这里越来越热了。”

“方舟正在为返回舱解冻。”克莱尔没有停下,错过返回时间的忧虑反而让她加快了脚步。“等等,那是什么?”她渐渐发觉身边的墙壁和地面上都渗出了红褐色的液体,斑斑点点像是锈蚀但看上去更有粘稠感。举目望向前方,这些红褐色的锈蚀面积越来越大,远方有些地方似乎有些凸起,像是血肉和内脏,而这些血肉甚至还在有规律地跳动。

“停下,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瑞秋第一时间便意识到了不对劲,她远远站在原地朝着克莱尔发出预警。

克莱尔意识到瑞秋没有跟上便回首望去,正见到瑞秋噤若寒蝉呆呆站在原地,稍远的后面吴婆婆正努力地跟上前面两人,而在吴婆婆的身后则是无数密密麻麻的血管和肌肉组成的扭曲器官,正在一间舱室侧门内缓缓流出。

那团扭曲的组织正逐渐沿着墙壁爬向天花板,悬在吴婆婆的身后安静地聚集着,而它所经过的地方则留下了些许红褐色的锈迹。

尽力跟上两人步伐的吴婆婆见前面的两人停下来等她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双手支撑在大腿上大口喘起粗气。而那悬于其上方的血块也趁她歇息的时间悄悄爬到了吴婆婆的正上方。

“我在哪见过这……”瑞秋依旧在重复地说着,一些幼时的记忆在脑海中闪现,回忆中恐怖的画面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并稍后退了两步。就在她准备掉头逃跑的前一秒,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跌落的声音,随后惨叫声在整个走廊间回响。

此时克莱尔眼看那团活体血肉一股脑地从棚顶流下,浇筑在还未搞清状况的吴婆婆身上,粘稠的液体似乎极具重量把行将就木的老人冲压在地,而老人还在努力挣扎着伸出手想爬出血肉沼泽,口中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惊吓而发出了尖叫。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克莱尔甚至没能发出警告吴婆婆便已被那团血肉所包裹。正在克莱尔看着眼前可怖一幕还处于惊诧之际时瑞秋的手已拉起她,开始向前方奔逃。

显然这一幕瑞秋曾经见过,她在第一时间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克莱尔在被拉着逃跑的同时回头偷瞄,吴婆婆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而那滩血肉依然包裹在她枯瘦的身体上并不断蠕动。远远看去吴婆婆此时像一个血人一般,并正在以远超她本身原有的速度追逐克莱尔。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克莱尔问道。

“……”

见瑞秋沉默不语,克莱尔也不再询问与其一同朝通道的前方奔逃。

“左边!”瑞秋因为恐惧速度变得极快,拉着克莱尔的手也握得越来越用力了。

克莱尔被她拉扯着在后方勉强跟上,同时给瑞秋指引方向。

两人七扭八拐地通过了数个安全气门所连接的血肉通道,而那血人依然紧随其后,死死地黏着二人,甚至克莱尔的后颈几次都感到热热的鼻息。

周围的温度越发温暖,通道上的血肉也活动得越发频繁。在通过最后一个气门时克莱尔终于挣脱了被瑞秋死死牵住的右手,并顺利关闭了连接着通道的气门。

随后那团人形的血肉猛地撞在了气门上发出了‘啪’的一声。透过气门观察口的窗户看过去,本该被包裹着的吴婆婆已不知所踪,只剩一摊模糊的血肉正在门的那头重新聚集。

“呼……我们到了。”克莱尔长舒一口气后对瑞秋说。

回应克莱尔的只有一阵静默,她平复气息朝沉默的瑞秋看去。

只见小姑娘身体僵硬面对着悠长黑暗的通道,通道的尽头便是回归舱的发射坪,而她们要穿过的这条通道已被那些活体的血肉铺满。

金属的通道已完全看不出它原本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那些血肉不断蠕动着并渗出黏稠的液体。

瑞秋颓然地跪倒在地,眼神中充满绝望。那些血肉似乎也察觉了这两位活物的存在,纷纷扭动着朝着已失神的瑞秋流了过来。

一些细小的血丝已经爬上了瑞秋的膝盖,克莱尔连忙把瑞秋拉了过来。

瑞秋则精神恍惚地抱住了克莱尔的腿哭泣着,口中念叨个不停。

“我见过这些东西,爸爸就在其中。在这些东西里面…我们回不去了对吗?”瑞秋哭着朝克莱尔投来渴望得到救赎的目光。

克莱尔蹲下身子,将瑞秋抱紧,在她的耳边低语,“别担心好孩子,别担心。我们都不会留在这里。我不会,艾尔达也不会。”

冰冷的匕首刺穿了瑞秋的身体,温热粘稠的血液从她的口中喷出。克莱尔松开了搂住瑞秋的手,轻推面前这位对未来怀揣梦想的女孩。女孩眼中写满震惊地望着眼前的女人,身体不由自主地缓缓向后倒下。

不远处几团血肉扭曲着朝着瑞秋身上攀爬,瑞秋捂着肺部被刺穿的地方不停咳出鲜血。那些血肉越积越多不时便把奄奄一息的瑞秋完全包裹,克莱尔见状则迅速离开了她亲手制造的命案现场。

“对不起,就当为了艾尔达。”她决绝地抛下这句话,轻盈安静地通过充满锈蚀和残存血肉的通道直奔停机坪。

终于这一切的终点近在眼前,无数小型回归舱已解冻完成,正如一个个水晶棺材般静静地躺在此,等待它的乘客。

这些返回舱排成一列,最左侧原本位置上的六艘返回舱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发射时摩擦产生的巨大划痕。

克莱尔急忙把背后的婴儿从束腹带卸下,放进了返回舱的舱室内。

这时通道的黑暗处传来粘稠的蠕动声,克莱尔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一团巨大的血肉正朝着她的方向奔来,那团巨大的血肉的前端长出了一张脸,那是瑞秋的模样。她哭泣着并发出愤怒的嚎叫。那团东西似乎发现了欺骗并杀死自己的仇人正在眼前,数只血肉触须从体内伸出,犹如腕足般吸附在墙壁与地板上交替前进,直扑克莱尔的方向。

那张血肉构成的狰狞巨脸转瞬间冲出了狭长的通道,血腥味弥散在整个舱室。

克莱尔生怕这团扭曲的怪物撞坏艾尔达所乘坐的回归舱,她连声高喊“瑞秋,你想报仇吗?”并在回归舱的间隙中不断穿梭。

那团血肉也追寻着她的声音逐渐远离了艾尔达的回归舱。克莱尔屏住呼吸,静如月影般轻盈地溜到另一艘回归舱边。

‘一切为了艾尔达。’克莱尔紧闭双目在心中最后一次默念后打开了身边回归舱的舱门,身法迅捷地滚入了回归舱。

舱门开合的声音也马上被那团血肉所察觉,它如一摊软泥般弹起于空中,在克莱尔的回归舱上方如暴雨般洒落。

还未完全被吸收的瑞秋残骸也一同掉了下来,毫无生气地摔在回归舱的上方,那些溅落的血肉迅速在这具残骸上汇集,不时一个巨大而扭曲的瑞秋趴在了回归舱的透明舱门上,并开始怒吼着猛烈地砸击舱门。

克莱尔将自己固定在回归舱中努力地紧闭眼睛不去想此时的情景,‘我的上帝呀,如果你还存在的话请快点,再快点。’她心中默念。

这是最后一步了,一路的艰辛与苦难终将迎来回报,她不想在这最后一刻死于非命。

黑暗中那扭曲的怪物砸击的声音越来越小,克莱尔的祈祷得到了回应。

她睁开眼睛,那团红色血人已变成了一团看不出形体的血肉,漂浮在半空且继续升高。停机坪的舱门喷出了一股白气,巨大的警报声响彻整个空间,黄色的灯光闪烁不停。

来了,克莱尔计划中的最后一步来了。她喜极而泣,终于能离开这个让她神经崩坏的鬼地方了。随着舱门的开启,巨大的吸力拖拽着那团扭曲的血肉朝着幽深的太空飞去。

“再见吧!瑞秋!再见吧!混蛋们!”回归舱内充斥着克莱尔亢奋的呐喊声,她看着那血肉不住地从体***出扭曲的触腕,想吸附在任何能抓住的物体上,但随着舱门的完全开启这些触腕被拉得紧绷纤细,最后纷纷断裂,那团血肉也再次变回一团液体无力地被拉出了方舟。

“艾尔达,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真正的家。”

一阵轻微的电光闪烁,回归舱的束缚器关闭。回归舱缓缓飘出方舟,像一只小船在无尽的群星中飘荡。它不会迷失方向,它的目的地只有一个,故乡。

方舟的舱门重新闭合,克莱尔看着微微有些锈蚀的天花板。

一滴血水从天花板暗红色的锈蚀处渗出,滴落在克莱尔所乘坐的回归舱上。

克莱尔静静地躺在回归舱内无奈地泛起一丝苦笑,随后疯狂嘈杂之声在方舟内回响不绝。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