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岁岁虞琰付诗雨 岁岁无虞完结版在线阅读

岁岁无虞

更新时间:

男女主角是陈岁岁虞琰付诗雨的小说名字叫岁岁无虞,本书是暴富文化2024年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作品,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死后,准夫君带着白月光住进府里。因为一句好臭,他为了白月光碾碎了我亲手种下的茉莉花。而白月光想喝酒,他们便把我亲手酿制准备在我成亲之时才喝的女儿红挖出来喝了。喝完白月光还嫌弃地说难喝。准夫君为了安慰她甚至把我的东西都丢了。如果不是白月光无意间的一句,「陈岁岁去哪了?」我想他们可能会忘了世界上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哦,对,世界上确实已经没有我这个人了。

《岁岁无虞》精彩内容

1.

一收到虞琰身受重伤的消息时,我就马不停蹄地从肃北往回赶。

谁知回去的路上我遇到了地震,被山上一块塌方的石块压中,当场毙命。

我的魂魄懵懵懂懂地飘在半空中,还想回到京城去见虞琰最后一面。

刚好看到虞琰将他的白月光付诗雨带回我们的府邸。

幽静的院子里,摇曳的合欢树下,付诗雨已经娇憨地醉倒在竹榻上。

虞琰半搂着她,轻轻地拂开她额角的碎发。

付诗雨一声又一声地喊着,「阿琰,阿琰。」

虞琰虽然没有回应她,但是越发收紧的手掌暴露出了他的心思。

他的确对她还有情意。

这一幕狠狠地揪住了我的心。

付诗雨双眼迷离地撒娇道,「阿琰,你弄疼我了。」

听到付诗雨的嘟囔,虞琰好似受惊般松开了自己的手。

看着两人的举动,我失笑一声。

这就是我死了都想回来看一眼的男人。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我算什么呢。

他寂寞难耐时用来慰藉的物件吗?

......

记忆的土壤破土而出。

其实这一切都是有预兆的。

我已经察觉出来,可是我不想点破。

那时候虞琰自从知道付诗雨风华正茂就寡居。

他就开始时常走神,那模样像是魂魄被勾住了。

因此他说自己公务繁忙,宿在衙门我也没有怀疑。

毕竟男人也需要有自己的空间。

我为他精心准备的了餐食送去衙门。

可他的同仁说他早就回家去了。

我不信,等他从天亮等到天黑,再从天黑等到天亮。

等到第二天一早。

我笑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回家。

把昨天的餐食热一热,胡乱地吃两口,就去宫中当值。

......

我是皇上身边的掌谕女官,也是定朝目前唯一一位女官。

皇上所有的圣旨都得由我加盖玉玺,再去传旨。

我自小父母双亡,每天吃着百家饭。

有一年冬天收成实在是不行,我钻进了皇家围场里面寻找吃食。

因为无意中替陛下挡下一剑,陛下把我接进宫好好照顾,悉心培养。

后来陛下力排众议,让我做了第一位掌谕女官。

朝中大大小小的消息都得经由我手,所以我自然而然就知道,景阳侯突然暴毙,侯夫人付氏新寡,受了婆家欺负。

付氏的父亲乃是礼部尚书颇为不忿,跟皇上讨要了一道圣旨,想把付氏接回来。

这道圣旨还是我亲自去景阳侯府传的。

景阳侯老夫人泼辣无比,虽然最后还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放了人,但是连我的官服都撕了好几道口子。

谁知道,老天爷跟开玩笑似的。

回到尚书府的付诗雨,某日用膳食突然觉得自己一阵恶心。

悄悄传了太医来看,她已有三月有余的身孕。

毫无疑问,这孩子是先景阳侯的。

我和虞琰的争吵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当年付氏的一饭之恩,我这辈子都不敢忘,如今,正是我该报恩的时候。」

虞琰怕尚书扛不住景阳侯老夫人的胡搅蛮缠,会把付诗雨送回去。

世道如此,不谈也罢。

只是明明有其他很多种方法可以帮助她,为什么一定要把付诗雨带回我们两人的家中呢?

你们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就不怕被别人戳着脊梁骨吗?

再说了,我们这个四四方方的小府邸又能护得住谁呢?

我红着眼眶问,「当真只是因为这个吗?」

那时,虞琰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陈岁岁,你非得如此闹嘛?我们俩已经在陛下面前过了明路,就差一场婚仪了,你有什么好害怕的?」

是啊,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其实,虞琰心里清清楚楚,但他却还是假装不知道。

我应该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那一晚的我突然很崩溃,情绪失控,我枯坐了一宿,天明时分,我去到他的房中。

「虞琰,我们还是不要成亲了。」

虞琰听后,面色更差了几分。

他黑沉着脸,「陈岁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不想和他再吵,转身就要走,可是他一把将我拉上了床榻。

如他所说,我和他早已在陛下面前过了明路。

两人早就住在一个府邸之中了,清白之身早已给了他。

如今这算什么?最后一觉?

他惩罚性地咬上我的唇,不断地撕扯,唇齿间流转着一股铁锈味。

「不许说不成亲。放心好了,等她安全把孩子生下,把孩子送回景阳侯府,我就让她走。」

我也不甘示弱地咬回去,「要想我同意,等我死了。」

现在好了,一语成谶,我真的死了,他也把付诗雨带回了我们的家。

我看着虞琰一把横抱起付诗雨,大步走进我的屋子,再将她放上我的床。

然后从丫鬟手中接过热气腾腾的巾子,给付诗雨擦脸。

这哪里是重伤之人该有的样子?

哪个重伤之人还饮酒的?

原来重伤是假传给我的消息。

他在赌,赌我不会对他置之不理,赌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会拍马回到他的身边。

「如今你有了身孕,不该喝那么多酒的。」

虞琰这温柔的嗓音,连我也鲜少听见过。

也不知道付诗雨听进去没有,她捂着自己的脑袋直说头疼。

虞琰看着她这副模样,哑然失笑。

然后他坐在床边,扶起付诗雨,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开始从太阳穴开始往上往后,轻柔地按摩。

这个温馨的场景,让我甚至觉得,他们才是一对耳鬓厮磨的恋人,那我是什么?

哦,死人。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人死了之后还会心痛?

这一瞬间又让我回想起,他成为武举第一名之后,登了礼部尚书的门,想要求娶付诗雨。

可是却被付尚书以家世为理由拒绝了,转头,付诗雨就被许给了景阳侯。

那一段时间,虞琰每日什么也不做,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灌酒。

是我陪着他一点一点熬过来的。

他醉的不省人事,口中呓语,「诗雨,诗雨······」

我的心宛如心绞痛一般,但还是要装作听不到他的话照顾他。

那时我像他现在这样,拿着一块巾子,为他擦脸,喂他喝醒酒汤,衣不解带,整宿整宿照顾他。

第二日,我都是乌青着眼睛,他看着我叹了一口气。

「你这样,让陛下看见了,只怕我小命不保。」

「岁岁,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说完还要帮我按头,我彻夜未眠的脑袋差点转不过来。

我还傻乎乎地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岁岁,我想娶你为妻!」

我当时并没头脑一热,就答应他。

因为我虽然没有公主命。

但是我若要一直稳坐这个位置。

那我未来的夫婿。

势必要和驸马一样。

这辈子最多只能做个闲散的小官。

我认真地问他,「你确定已经醒了酒?」

他沉默片刻,「我昨夜并没有喝醉!」

听他这么说,鬼使神差的,我就想骄纵一下。

「那你以后可不许给别人这样!」

说完我就后悔了。

但是只听见虞琰轻笑一声,说了句,「好。」

他当时说的不是一句好吗?

原来,付诗雨不算是别人。

他心中的偏爱从来都不是我。

我不过是一时幸运,成了他的例外。

不小心趁付诗雨不在的时候,偷走了他,偷走了他的爱。

如今付诗雨回来了,所有他在我身上的一切一切全部都要如数收回去。

我啊,不过是一个卑劣的小偷。

有什么资格要求虞琰。

所以这就是我的报应吧。

查看全文

《岁岁无虞》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顿珠完颜祯

    1顿珠完颜祯

    言安| 古言

    四皇子对她狠一点,既是在发泄怒火,也是在为众将士报仇。据说韩...

  • 2 重生后亲手送渣男进监狱

    2重生后亲手送渣男进监狱

    言安| 重生

    被杀掉前,我在给阳台的百合花浇水。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我还没...

  • 3 前妻情人

    3前妻情人

    言安| 现情

    一场荒诞的包办婚姻,让杨沫在四十八小时内从新娘变弃妇,但是白...

  • 4 丈夫的暗恋日记

    4丈夫的暗恋日记

    言安| 现情

    我翻到了丈夫的暗恋日记,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青春年少时的爱而不得...

  • 5 我栖春山【重生】

    5我栖春山【重生】

    言安| 古言

    前世,我嫁给七皇子,陪他隐忍蛰伏,用家族资源帮助他登基。可建...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14451号-1